*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配對為基爾伯特X自創角

*是私心滿點的穿越妄想文

*角色崩壞可能。

*灑糖or虐不定(正確來說灑(ㄕㄨㄚˇ)糖(ㄔㄨㄣˇ)部分比較多)



「這是搞甚麼……」律昕皺著眉,眼前是自己家的花園,原先非常整齊的矢車菊花圃被一個不明物體----她花了些時間才發現那是個男人----給壓的亂七八糟。
看著辛辛苦苦種植的花園,被搞的這般狼藉。
真是……不爽到了極點。
她扁了扁嘴,俐落地回身,一腳踹了過去。
「喂,給我起來。」她踹了踹,男人卻沒有絲毫甦醒的樣子。
「呿,真是麻煩……」乾脆把他拖到門外去讓他自生自滅……但要是這傢伙受了傷就那樣死在自己家門前的話就更麻煩……
「沒辦法,拖這傢伙進去吧。」揪起男人的後領,她胡亂的將他從花圃上拖下來,在一路碰撞之下將他給拖進屋子裡,這才發現男人的裝束十分眼熟。
「這傢伙……coser?」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裝束及長相,律昕當下就確認-----
這個男人,是一個cos成普/魯/士的傢伙。
這下可好了。
「……看在你是cos成我還滿喜歡的阿普份上,把你扔進儲藏室好了。」
確認過人並沒有受什麼傷,她打開門,隨手將人放在儲藏室的某個角落後,關上門……順便也上了鎖。
*
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不是如預期的光亮,而是一室黑暗。
「……搞啥鬼?這裡是哪裡?」眨眨眼,基爾伯特有些勉強的站起身,渾身是異樣的痠疼感。
不小心一個動作過大,扯動了頭上的傷口-----剛剛被拖進時被門檻敲到的-----讓他疼的是嘶牙咧嘴。
「痛爆了……話說本大爺剛剛不是還在英國那笨蛋眉毛家?啥時跑到這鬼地方的?」待雙眼適應了黑暗之後,他才揉著頭上腫起的大包走向一個看起來像是門的地方-----那的確是門,他手握上門把……
「诶?」基爾伯特不敢置信的又轉了轉門把「靠!鎖住了!?」
一陣沉默過後……
「幹把本大爺放出去阿阿阿阿阿阿!!!!!」
*
自樓下不斷傳來的踹門及撞門聲,和不時夾雜其中的怒罵,律昕皺起眉。
好吵。
不想理會的她翻閱著手中的書,既使是在如此吵雜的環境下,她的注意力仍是很快的又回到手中的書上。
感謝現在的科技與技術,門沒有那麼容易壞。
又翻過幾頁,但是當她聽見樓下傳來的某種碎裂聲後,她放下了書,走下樓。
順手還拿過一支掃把,來到了儲藏室前,打開門。
正好基爾伯特吵的也累了,背靠著門板坐了下來……而律昕也在一瞬間打開了門。
拜這個開門的動作,這讓基爾伯特的後腦杓再次和地板做了親密接觸。
「痛阿……」他慘叫,今天他的頭真的是跟地板非常有緣。
還來不及看清讓自己再度撞到頭的罪魁禍首是誰,一陣棍風以相當的氣勢往自己臉上襲來……在即將打到臉的0.幾公分時停了下來。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吵?」律昕面無表情,但眼睛裡有著暗藏的怒氣騰騰。
「就、就是妳這女人把本大爺關在裡面的嗎!?」基爾伯特氣急敗壞的大吼著,得來的卻是一個力道不輕的重踹,在自己肩膀上。
……其實應該說是重踩。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現在你沒資格向我問問題,只有我才能問。」腳下的力道沒有絲毫放鬆「你是誰?為甚麼會穿著cos服進到我家還弄壞我的花園?我家附近應該沒有可外拍的點吧?」
「本大爺根本不知道妳在說甚麼!」直接想都沒想的回嘴,這讓律昕更加的不爽……雖然目前的程度還不至於表現在臉上。
「……那我告訴你,你做了甚麼。」一把揪起他的頭髮-----雖然很疑惑為甚麼這個假髮怎麼不會掉,但目前的狀態算是瀕臨發飆極限的律昕也不想多去思考這問題-----硬是逼得他將頭給扭向院子中花圃的方向「我辛辛苦苦每天細心打理的花圃被你搞成這樣你還告訴我你不知道!?」重點是那是她經過了各方設想才佈置好的花圃,都是依萌點所佈置的阿!
基爾伯特不甘願的看過去,沒辦法誰叫自己會這麼容易的就被這女人給擒住,但當他看見院子中的慘況後也不敢在吵下去……真的是一片狼籍糟到透頂。
「這樣懂了吧!所以你給我快點老實招來!你為甚麼會闖進我家!」再度用力的揪扯他的頭髮,律昕眼裡的風暴加劇。
「嗚、嗚啊放開本大爺的頭髮阿阿阿本大爺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會在這......本大爺明明是在英國那笨蛋眉毛家找小義的!可是不小心昏過去醒來就在這啦!」基爾伯特痛的嘶牙咧嘴。
英國、眉毛、小義?
「聽著,就算你再怎麼喜歡APH好了但是也請你不要妄想過度!所以你剛剛的回答不成立!」再度舉起掃把「說!你是誰、叫啥姓啥、還有幹甚麼闖進我家!」律昕暗自決定如果這傢伙敢說自己是普魯士就立刻打爆他。
「本大爺就說了本大爺也不知道為啥自己會出現在這!然後本大爺叫基爾伯特!基爾伯特˙拜修密特!普/魯/士/王/國!」
喀嚓,律昕覺得自己有甚麼開關開了,她露出獰笑。
「......那就麻煩你去死吧,自稱基爾伯特的傢伙。」掃把落下。
*
一陣混戰過後。
「所以照你這樣說,你是被亞瑟的魔法傳送過來的?」沙發上,律昕整理了下因打鬥而變的凌亂不堪的白色外袍,一臉頭痛樣。
「大概是吧......那傢伙的魔法真的是夠破的。」基爾伯特雖然沒受到甚麼傷,看起來卻是夠狼狽的。
「那你回不回的去?」「天曉得。」
律昕瞬間感到胃痛感,尤其是在看到當事人毫無緊要的表情之後更加劇烈。
我想我瞬間懂得你的感受了,路德桑,有這樣的哥哥的確是需要多吃點胃藥與頭痛藥的,我真該慶幸我沒有再多加一隻義呆,不然我看我很快就得去洗腎了,律昕如是想。
雖然前陣子自己的確是有想養隻寵物來玩的念頭沒錯,但是養個身高接近180,外貌年齡大概22歲實際上都不知道活了幾百年的男人......天阿她又不是想養小狼狗!
可是,也不能放他一個人在外自生自滅吧!再怎麼說他好歹也是自己最喜歡的角色之ㄧ,就這樣將他趕出去......那絕不是自己的作風。
「好吧,在你還沒找到回去的方法前,你可以住在這。」一陣沉默後,律昕才吐出了這樣的句子。
「诶?」他有沒有聽錯?這個年齡與兇狠程度完全不符甚至還可匹美伊麗莎白那男人婆的女人-----在基爾伯特的眼中女人沒有年齡的差別-----居然要他住下來?
「難不成你希望我把你扔出去自生自滅?」白了他一眼,律昕說著「現在的我光靠獎學金就夠付我的學費以及生活費,再靠我的同人誌及小說也夠再付我額外的花費,多養一個人頂多是再打一份工罷了。」再怎麼樣,身為略有名氣的BL兼同人誌作者,不可能不會有版稅這東西的收入的。
「所以妳真的要養本大爺!?」基爾伯特跳了起來「沒關係吧你家裡要是還有其他的人......!?」
「這裡沒那種東西,我一個人住,這房子是我的。」再白他一眼,律昕突然覺得該嚴重思考多養他一個然後不小心死在家裡的機率......被那傢伙給活活氣死「還有你還真的以為我會讓你白吃白住?想得美你住在這裡的期間都得給我去打工!套句阿爾佛雷德說的:『不接受反對意見☆』」
「妳一個女的學那個傻瓜藍藍路做甚麼阿!」基爾伯特傻眼。
「你們兩個彼此彼此都是傻瓜蛋,笨蛋狼犬。」律昕忍不住又送給他一擊爆栗,這一下打的可不輕,讓基爾伯特整個人都栽到了前面的茶几上。
磅的一生,這下栽的力道可不輕。
看著眼前的男人的蠢樣,律昕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燦爛的。
「真是......笨蛋狼犬。」

*
『「草岑初舞:我今天養了一隻狗。」』
『「彼岸˙聿炘:你養了狗?你不是住在公寓?」』
『「草岑初舞:沒關係,他還滿安靜的,不過有點笨手笨腳就是了。」』
等等,好像不只一點點欸。岑顏想。
『「彼岸˙聿炘:還真是巧,我今天也養了狗呢!」』
『「彼岸˙聿炘:你養的是甚麼樣子的狗呢?」』
『「草岑初舞:阿,是一隻棕色的,毛摸起來很舒服的狗,很愛撒嬌,有點笨頭笨腦的。」』
『「彼岸˙聿炘:聽起來還真是可愛ˊˇˋ」』
『「草岑初舞:那你呢?你又養了甚麼樣子的狗呢?」』
『「彼岸˙聿炘:你說我養的?」』
稍微想了想,離開了電腦所位於的書房,律昕來到了臥室。
這該算是......?心想著,她看著位於地板上卷成一圈的,些許銀色髮絲露出的被子團,爾後回到了書房。
『「草岑初舞:昕?」』怎麼這麼久都沒回?岑顏皺眉。
『「彼岸˙聿炘:阿、對不起,我剛剛離席了會ˋˇˊ。」』飛快打出字句,律昕打出了微笑的表情。
『「草岑初舞:那關於我剛剛的問題?回答呢?」』
『「彼岸˙聿炘:......是隻德國狼犬,毛色是銀灰色的,很笨。」』
『「草岑初舞:很笨?德國狼犬很笨嗎?」』
『「彼岸˙聿炘:其他的我不知道是怎樣,至少我養的還滿笨的。」』思考了會,律昕又打。
『「彼岸˙聿炘:不過,還滿可愛的。」』
『「草岑初舞:當然要可愛,不可愛養他幹甚麼?」』
『「彼岸˙聿炘:說的沒錯,很晚了,我們明天學校見。」』
『「草岑初舞:嗯,明天見,掰。」』
『「彼岸˙聿炘:嗯,掰。」』

煌幽2010/8/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