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路德維希)\//(菲利西亞諾)     墜落於你眼底的天空


Ve~路德路德,你還記得嗎?
我們第一次見面那時候的事。」

路德維希愣了一下,不懂菲利西亞諾怎麼會突然這樣問。
「你是說我從蕃茄箱子裡把你抓出來的那次?」他重新抱好懷中的戀人。
Pi~原來你不記得啦......」總是瞇起的眼睛悄悄的睜了開,旋即再度瞇起。
「記得?我們在那之前......好像沒見過面不是嗎?」路德維希輕皺起眉頭,眼中卻閃過了一種不知名的情緒。而菲利西亞諾沒發現。
雖然知道總有一天你會這樣問我,可是我卻希望這個問題你永遠都別問。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愛現在的我,現在的德\\志,還是那個,千年前的那個神\\\.......

所以,好像還是不能肯定?
其實自己一直知道,他是同一個人,一個是說著永遠愛他的人,一個是說會一直在他身邊的人,他一直都知道。
因為他們的眼睛裡有著相同的,墜落於眼中的天空碎片.......

*
距離神\\\馬離開後過了很久,他依舊住在這個和他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和奧\\利及匈\\利住在一起。
看似一切從未改變,其實很多事情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
從雛菊的花季到矢車菊的花季。
*
\\士帶來的消息第一次讓他感到絕望:神\\\馬再也不在了。
又過了無數的雛菊花季,也過了好多個矢車菊花季,他離開了奧\\利的家,回到了曾和羅\馬爺爺一起生活的地方。
離開前,他們還很擔心自己。
「菲利,其實你可以不用離開的,多你一個人這個家還是很大。」羅德里希這樣說著,眉頭深皺。
「小義,一個人會很孤單的,留下來好嗎?」伊麗莎白很不放心的看著自己。
「不用擔心我啦!我不會怎樣的,相信我。」菲利西亞諾有點勉強的勾起笑容。
不可能放心的。因為那是你第一次,哭的嘶聲力竭。
看到了如此脆弱的你,你要我們這些看你長大的人怎麼放心呢?

但,那是你的決定,我們只能尊重。

看著菲利西亞諾的的身影消失在遠處,伊麗莎白終於忍不住在羅德里希的懷裡哭出來。他只能拍著她的背安撫她,一邊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
窗外的雛菊盛開燦爛,又是一個雛菊的花季。
站在窗戶旁,他卻忽略了那些他最喜愛的花,而是望向天空,一 片澄澈的藍。
就像他的眼睛一樣,澄澈而透藍。
猛地拉上窗簾,將雛菊及天空完全隔絕在外,徒留一片黑暗。
手裡緊握著胸前的十字架,他忍不住低聲喚著那個名字。
「神\\\......

過度的想念是會吞噬自己的,侵蝕著一切,包括他的笑容及快樂。
在一片黑暗中,他與空虛並存。

*
「菲利西亞諾......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阿!!??」基爾伯特整個傻了眼,在他眼前這個一身黑沒半點笑容的少年,真的是那個總是掛著可人笑容的小義?
「基爾大哥,你找我甚麼事?」他不想在這裡談他的服裝和表情。
黑色服裝又怎樣?沒有笑容又怎樣?他只是,覺得沒有了那個人,就不需要再笑了。
煩躁的抓了抓頭,基爾伯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要是伊麗莎白知道菲利西亞諾變成這樣,肯定會找自己當出氣筒的!!(重點是這個嗎?)
「那個......就是本大爺家的弟弟的加冕大典快到了,想請你去參加......」「我不去,對不起。」話還沒說完菲利西亞諾就想關上門,忙的基爾伯特立刻伸手拉住門。
超沒禮貌!!這絕對對不是我認識的小義大利阿阿阿阿!!!!!
「不能你一定要去這可是本大爺親愛的弟弟特地要我邀請你的!!!!!你這樣整天關在家裡又穿的一身黑本大爺就不相信神\\\馬他會希望你這樣子做的阿!!!!!!!
拉扯門的力道突然消失了,基爾伯特看著眼前的少年垂下臂膀,寬大的帽子遮住了雙眼看不清表情,但是他就是能直覺的知道,他在哭,在心裡哭。
.......你一定要來,不來本大爺相信你會後悔的。」雖然他就算去了也還是會後悔的,見了面卻遺忘了他曾經追逐的人兒,見了又能怎樣?
基爾伯特摸了摸他的頭,轉身離去。
有些事,總是該讓當事人面對的,他不能做甚麼,也不能幫上甚麼。
*
『你想活下去嗎?』從黑暗中傳出了聲音,縹緲虛幻。
想,他想活下去!和他的約定還沒完成......
『死去的國家想要復活必須付出代價,用你的名字和過往記憶和我交換吧!你會擁有一個全新的身分,但是失去曾經和過往,這樣子,你還想要復活嗎?
沒關係,沒關係的,只要能重新出現在他面前,完成和他的約定,就算失去過往都沒關係......
因為他相信,這個約定他會是刻在靈魂之中的,永遠不會忘.......
不論過了多久,我一定會在你的身邊,保護你。
因為你是我,最喜歡的人.......
『義//......


自虛空中傳來的低語,在這個吵雜的登基大典上,只有菲利西亞諾一個人聽到了。
「神\\\!!!!!」淚水似乎又將奪眶而出,在哪裡?那個呼喚我的他呢?
四處尋覓著,徬徨著,穿梭在無數人群中,就是沒看見那個熟悉的影子。
一直到進到了一個簡樸卻又不失氣派的房裡,見到了那個一樣擁有著天空色澤的眸子的孩子。
淚水瞬間滑落,風揚起,窗外的矢車菊花辦被帶入的房間,藍紫色的花霧中,他的眸依舊鮮明宛如天空。
那個坐在王位上的孩子笑了。
「終於換你來找我了,北\\\利,菲利西亞諾。」那個孩子走下王位,走到了他面前。
「我的名字是德\\\\國,路德維希,從現在開始......」他牽起他的手,輕吻「接下來,換我保護你了,永遠。」
菲利西亞諾已經無法言語,只能愣愣的看著他親吻著他的手背。
「神聖羅馬沒做完的,我會代替他完成,包括和你的一切約定。」他望著他,堅定如那人的瞳。

Ve~
如果你說的回來是這樣,我該笑還是哭呢?
不過我相信你,一定比較喜歡看自己笑的吧。

菲利西亞諾笑了「那我以後就拜託你了,路德。」
語畢,輕輕吻上他的額頭。
*
聽見了輕微的鼾聲,路德維希這才發現懷裡的戀人睡著了。
輕輕調整了一個姿勢讓他能睡的更舒服,他笑了。
其實你喜歡的是哪個我都無所謂,因為那都是我啊。
記憶並不是失去而是深鎖於心中的某個角落,直到某個因緣機會的巧合下,再度回歸。
就在那天,你闖入了我的房間,同時也再度闖入了我的心房。
輕輕吻上他略薄卻柔軟的唇,他抱緊他。

「我回來了,義//利。」
『無論過去多少年,我在世界上最喜歡的永遠是你。』
路德維希輕聲低語。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