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西\班\牙(安東尼奧)/南\義\大\利(羅馬諾) 我的世界在你手中

西元1588年,西班牙國王派出了『無敵艦隊』欲攻打英國,卻於英國海域之上遭受致命攻擊,從此海上霸主易位……

「對不起啊羅馬諾,結果我居然輸了呢……我是不是再也不能保護你了呢?」
破損的軍裝和男人傷痕累累的臉龐相映著,原先如陽光般的笑臉變成了照著烏雲的苦笑,羅馬諾皺起眉。
他討厭他的這種笑容,還是以前那個笑的有點白癡的開朗笑容比較順眼。
「少給我露出這種笑容啦西班牙混蛋!!只不過輸了一場而已有需要這樣子自怨自艾是嗎!?收起這種笑容啦!超不順眼。」加重了手裡幫他上藥的力道,他一臉不爽的看著他痛的嘶牙咧嘴。

白癡。
難道你到現在都不知道,我只肯讓你一個人守護嗎?
*
為甚麼不追上來?
為甚麼不給我ㄧ個可以待在你身邊的理由?
我以為,你是知道我是喜歡你的,看來是我錯了。

「哥哥,出來吃飯啦……你已經3天沒出來吃飯了會餓壞的啦!!」門外,菲利西安諾敲著門,門內卻是毫無回應。
「如果你哥哥不想出來,就別勉強他了吧。」輕輕拉過自家戀人,路德維希將人帶離房門之外。
他不想出來,也只能等他自己願意出來,畢竟他和安東尼奧的事可不在他的管轄範圍。

腳步聲漸漸離去,羅馬諾這才從床單之中探出頭來。
他已經哭了將近3天3夜,哭到了淚水都再也流不出來了,他卻還沒平復心情。
陽台上,夜色的風微涼,他雖然身上只剩下了一件單薄的襯衫,他卻絲毫沒有寒意。
輕觸上自己的唇,和他的激烈熱吻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像是要在他的唇上留下甚麼印記般的灼燙。
但是明明你就是如此的渴望我,為甚麼你還要放手呢?
當我要離去的時候,為甚麼不伸手拉住我,叫我不要走?
為甚麼不肯對我說,你愛我?
想要我,卻又不開口……
「安東尼奧,你他媽的不是男人。」他對著夜空咒罵著。
……也許,不敢說的自己,也不是。
*
「安東尼奧你下次再給我和基爾他們喝成這樣,我就直接放你睡門外!!」
一邊碎碎唸著,羅馬諾邊將喝掛的安東尼奧扔上床。
「哇靠是要喝到多少酒才能喝成這樣!?」酒氣沖天!!還是先幫他把衣服脫一脫好了……這樣會睡的比較舒服吧?邊想著,一邊解開他的襯衫鈕釦。
「嗚……羅馬諾??」安東尼奧稍微清醒的睜開了眼,其實他的腦袋完全像是醬糊一樣,眼神迷茫。
是他的錯覺還是他在作夢?應該是作夢吧,不然羅馬諾怎麼可能趴在他身上幫他解釦子?
忙著解釦子的人完全不知道被解釦子的人已經稍微清醒了過來,一直到人家坐起身子才察覺。
「該死的原來你早就醒了媽的你下一次最好再喝的這麼醉沒關係,我一定讓你……」睡外面3個字沒說完唇就被堵上了,罪魁禍首正是那位疑似酒醉的安東尼奧(其實他是真的醉了)
反正是夢,所以不管做甚麼都沒關係吧!
他的吻帶著酒味,像是要讓被吻的自己也迷醉一般,濃烈的就像是西\班\牙的太陽,炙熱而激情。
他的舌頭像是有魔力一樣,或是被下過藥,不然為甚麼當它闖入自己嘴中的時候,自己就會忍不住的想和他纏繞交錯?
他們到底吻了多久,羅馬諾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只想這樣繼續沉迷下去……

一直到雙方都吻到缺氧,分開後羅馬諾又瞬間想起他和安東尼奧做了甚麼事之後,先是一拳揍上安東尼奧的臉頰,然後轉身落荒而逃。
*
亞平寧 菲利西安諾家 雛菊草原
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背影,安東尼奧放輕了腳步走向他想念了好久的人。
他依舊是那副倔強的神情,卻是他所喜愛的表情,喜歡他用著彆扭卻又可愛的表情叫他的名字,可是……
羅馬諾居然會一聲不吭的,只是默默的收好行李,在他還楞住的時候就那樣離開了他家。
連他想去追他,也來不及。
「羅馬諾……」他輕輕的叫著他,對方幾乎是瞬間回過頭,下一步就是想往反方向逃跑,卻晚了一步,自背後被安東尼奧牢牢的抱住。
「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羅馬諾我真的沒辦法沒有你……」輕聲的在他的耳邊低語著,羅馬諾渾身一僵,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混、混帳這句話一開始我走的時候就該說了好不好!!」他氣的轉過身打他「不准看啦!!誰准你看我哭的啊!!」
安東尼奧無奈的笑笑「那這樣我就看不到了,你要快點哭完噢。」他將他摟入自己的懷中。
*
已經將我的世界交到了你的手中了,那就請你認真的愛我。
*
後來……
「是說羅馬諾,那天你是為甚麼要離家出走阿?」
「誰叫你把我和你一起挑的盤子打破了……」
「ㄟ!?不是我啊!!是誰告訴你說我打破了?」
「基爾伯特和法蘭西斯……。」

(法蘭基爾你們該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