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衍生文 冰漾 Atlantis  (F.I.R. 亞特蘭提斯衍生)

 

-你會後悔嗎,褚?最初與最後的選擇,進入學院也好,參與鬼族大戰也好,知道了自己是妖師也好,你都不曾後悔過,不害怕嗎?

那人炙紅色的眼睛望著我,而我微微一笑。

不遠處的地方中低階鬼族已經漸漸湧了上來,這裡是第三次鬼族大戰的戰場,而我與他站在學院的西大門上,準備戰鬥。

-請不要問我這個問題,學長,不管是當初我填上了學院的名字,還是現在與你站在這,我都不曾後悔,就算曾經會害怕,但是現在的我,有你在身邊一切便無所畏懼。

我看見他笑了,從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情人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就算是在現在這種烽火瀰漫的地方。

-很好。他說著,然後突然湊近我落下一吻。-剩下的,等打完這場戰爭再繼續吧,褚。

在這種時候老愛做這種事......我無奈,但是卻也笑了。

這就是我愛的人,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

風之白園。

離上次的戰爭已經過了兩個月,學校也恢復了正常,雖然這裡在我的眼裡還是有點不正常,你不能逼一個十幾年的人生都活在正常世界的人要在幾年內適應著這種宛如火星世界的地方吧?雖然現在躺在我的大腿上的是傳說中的火星人之王......對不起我乖乖閉腦。

「知道就好。」學長收回了眼神,繼續躺在我大腿上。

我嘆一口氣,卻也忍不住笑了一下,是阿,偏偏這個火星人之王是我的戀人。

幾個風精靈從我們身邊跑過,伴隨著銀鈴般的笑聲,我向他們揮了揮手。

老實說,就算這裡是火星世界,似乎我也已經沒那麼在意了?

跟以前的自己還真是差了好多。

在風精靈的歌聲中,我也漸漸的感到了睡意,然後闔上了眼睛。

 

柏拉圖的綺想 神袐燃燒的寶藏

該不該 夢啟航 潛意識 太恐慌

 

還記得,那個有點微冷的早晨跟空蕩的小車站,以及,站在月台上面的白色死神。

『為什麼不跟著跳!』他開了口,在此時的我眼睛裡,卻覺得有點懷念。

明明那時候是很恐慌的、害怕的,一個女孩子活生生的消失在我眼前,在火車駛過之後。

現在卻感覺沒什麼,是我的腦袋真的被同化了嗎?

 

祈禱聲的濫觴 刺痛孱弱的心臟

好幾次 想回頭 可是我 不想退讓

生命就是戰場 美麗的歌 會綻放

 

場景轉換,是在競技賽裡,我跟米納斯結下契約,以及使用幻武把安地爾的頭爆掉的時候。

因為有想守護的東西,所以我結下了與米納斯的契約,甚至還爆了安地爾的頭......可惡那可是我第一次完完整整的爆了安地爾的一次阿我那時候居然還會覺得怕怕?想想又覺得自己很好笑。

是阿,以前的自己,是害怕的,但是也想要擁有能夠守護他人的能力,不想總是被保護。

其實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已經認同了守世界了吧?

 

發現是你的愛 默默守護 我學會堅強

奔向世界之窗我們踏在同一片天空之上

 

接下來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學長。

強大而美麗的學長,總是站在我眼前的人。

這樣想想,其實在他跟我告白之前,我就已經不自覺的喜歡上學長了吧?

所以當他倒在我眼前時的心臟刺痛,還有當他以沒有靈魂的姿態出現在戰場上時的震驚,還有......

當我在黑山君那裡,在水裡握住學長的手的時侯,那份欲奪眶而出的激動跟喜悅。

於是,想跟他踏在同一片天空之上。

 

握住你的眼淚 我能看見 幸福的微光

最深處的慾望 我要拼命去闖

亞特蘭提斯希望

 

我張開了眼睛。

看著學長的睡顏,我偷偷笑了一下。

所以,為什麼學院的名字,會是Atlantis了。

Atlantis,亞特蘭提斯,失落的,卻又勇敢追尋的傳說中的城市。

因為我們都在追尋,某一種情感,或是某一種事物,甚至是某一種羈絆。

所以我們來到這裡,在這裡相聚、相識,甚至是相戀。

就跟我和學長一樣。

「你現在才理解嗎?果然你是個笨蛋。」學長突然開了口,睜開了眼睛看著我。

你犯規!你根本沒睡著!!

「你那麼吵是要我怎麼睡?」學長哼了一聲,坐了起來。

就說了你可以不要聽......明明說你不會再聽了不是嗎?

「因為我是黑袍。」別拿這個答案敷衍我我也是了好不好!

「褚,你記得我在西大門那裡問你的話嗎?」突然,學長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記得。」我回答,不過為什麼學長要突然提出這件事?

「你的回答,不管我再問幾次,都不會變嗎?」學長看向我。

「絕對不會。」我什麼也沒多想就這樣子說了出來。

學長笑了,可惡他的笑容永遠這麼犯規。

 

「那麼,我也會一樣,將傾盡一生的愛與生命陪在你身邊,不離不棄。」

然後,落下一吻。

 

end

 

對不起我爛尾了(掩面

其實聽著這首歌就想到的正在做著過往夢境的學長跟漾漾,可是實際打出來的時候卻.......(掩

歡迎指教,但是拜託不要丟雞蛋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