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Sauveur(救世主)

一開始的情景是一個被吸血鬼所佔據的世界,時間設定大概是現代這樣。
女主角一開始與自己的家人行動,但是他們一家人不知為何,被吸血鬼們盯上了。
基本上低等的吸血鬼只會有吸血的衝動與欲望,然後會聽從中高等吸血鬼的命令,女主角就是不斷的被她們給攻擊。
武器也不斷變換,槍枝甚麼的是不管用的,剛開始是木製球棒、然後是金屬球棒,最後是很銳利的,抹上了銀漆的長刀(這變化真是......
縱使奮力抵抗,但她所重視的親人與朋友們一個個都離開了她,死去。
當最後一個親人死去的時候,她收到了一個包裹,裡面是一個相當貴重的盒子,打開來之後裡面是一對銀色的戒指。
那對戒指的名字是「discipline」意思是懲戒,是她曾經擁有過的-她喪失過記憶,而她不是人類,卻也不是吸血鬼。
她是吸血鬼與人類的混血,吸血鬼們所恐懼的事物對她來說是毫無用處,而她也不需要只靠人類的鮮血過活。
「Sauveur」這是她的名字,也是她被賦予的意義。
名云:「救世主」
那對戒指,可以探出無數銳利的銀絲,對吸血鬼們來說是最致命的武器,一擊斃命還算是幸運的,要是只是掃到留下傷口,則會極近痛苦的死去
從她的記憶復甦開始,她的個性變了.......應該說是恢復了真實的性格。
色氣、高傲、女王、抖S.......(大概男人覺得女人不該有的都有了
最後的場景,是她與所有吸血鬼的首領對峙的畫面。
當首領落敗,笑著要Sauveur殺掉他的時候,卻見Sauveur揚起了笑容。
Sauveur笑著,用能夠讓所有人聽見的音量說:「殺了你我很不划算,這樣吧?這次換你成為我最重要的人......反正你是個吸血鬼,我不用再害怕失去你。」
她收起了銀絲「當然,我也希望兩族都能共處,不然這樣,以後你們一族不可再侵犯人類以及殺害人類,而人類也不得殲滅吸血鬼。」
「立下這樣的協定吧!從此井水不犯河水,而吸血鬼們的食物......反正人類會捐血,血漿這東西挺好用的不是」
Sauveur將首領給拉了起來:「然後,以後你就是我的了噢♥(微笑」然後有些色氣的一吻
而首領先是愣了愣,然後:
「謹遵旨意,我美麗的Sauveur」揚起了一抹美麗至極的微笑,然後,在對方的手背烙下一吻

--

原先只是單純的夢境,卻沒想到發展越來越大。
不過很喜歡女主角就是了,也許是因為擁有的自己很多www

--

之二 chaînes de rêve(夢境鎖鏈)

其實並不是沒有住過這裏,但那樣的記憶卻又太過稀薄。
她只記得,在她現在所睡的那間房間內,讓她做了第一次的噩夢--這是她所有夢境的開端。
只是住回來舊家,並沒有甚麼不好吧?現在家裡的經濟狀況的確很差,早就不適合在住在那樣華美的大屋子裡。
但從她再次住進這間屋子的時候,夢境就像是爆走一樣的混亂。
有的夢境就像是她曾經有過的記憶那樣深刻,有的夢境混亂卻又破碎不堪,有的夢境就只是深沉的黑暗。
睡眠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若是沒有人叫喚她根本醒不來,總不能讓家人這麼辛苦,只好讓自己養了很久的寵物陪著她睡,讓寵物叫她起床。
身陷於夢境之中的她,越來越虛弱。
有時是個暴虐精明確又冷靜寂寞的皇太女,有時是個為了朋友而不惜一切的女武士。
夢境的她越來越多變,就像是過去---就像是前世。
直到,她撿到一個破碎的水晶球,在她家那片雜草蔓生的後院。
夢境瞬間成為吞噬她一切的怪物,同時,更引來了對她未來將造成巨變的『人』--Death 死神
成為我染血的新娘吧,我是那樣眷戀著妳--妳將是我那染血的新娘........

--
寫了一陣子的夢境文梗噗之後才想到的文梗,據說有恐怖......?

--

之三 Ghoul fête son demi-lune(食屍鬼們的月半饗宴)

她是,食屍鬼--是的,卻又不是那麼的完全,比起平常已經能保住靈識的高階食屍鬼們,她更加的--與眾不同。
她能夠吃、能夠睡、能夠--就那樣的生活在人群之中,除了心臟已經不在跳動外,她就像是個人類。
不老、不朽,除了膚色有些蒼白,她依舊過著人類的生活方式,除了她已經擁有了上百年的歲數,除了她已經從她遙遠的家鄉漂泊到了那孤懸於太平洋的小島。
這上百年的時間,也足夠讓她成為掌控著所有食屍鬼的君主,成為「亡」
「雖生猶死,雖死猶生,乃為『亡』」
當她再這太平洋的小島度過了數十年的日子,當她從一個城市漂泊到一個城市,最後卻來到了這小島唯一擁有靈性的城市--台北、都城。
然後,食屍鬼叛變了。
她望著無數湧進西門町鬧區的食屍鬼,咬緊了唇,然後狠狠一跺腳,大吼。
「誰准汝等踏入吾的獵場......當做吾不再是汝等擁有『亡』之稱呼的王嘛!」她那藍色的眼睛瞬間變成死白,黑髮爆長「滾出吾的獵場!汝等要是敢在踏入這城市、不、這座島嶼,吾必會將汝等殺滅至盡!滾!」
看著食屍鬼們連滾帶爬的離開,她留下眼淚,手中緊握著的是,幾個小時前,她的大學學長送給她的,一句詩句的字條。

--

原本的夢境其實還要更加帥氣一點......也更加殘虐。
但是,我的女主角的確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我好多的文梗都是帥氣的女主角。 

--

之四 Solitaire camélia(寂寞姬樁) 


她很安靜的走著,除了高跟皮靴規律敲著大理石地板的聲音之外,沒有任何聲音。
黑紅色的裙襬一晃一晃,最後在一扇美麗的大門前停了上來,她緩了緩,然後,推開了門。
門內,一張華美的大床上,兩個男人相擁著--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一個金色長髮的男人正擁抱著一個美麗的黑髮青年--男人掛著笑容,青年則是面無表情,當她一進來之時,兩人的目光全落到了她的身上。
「我美麗的妹妹,美麗的camélia(姬樁),妳來找我有甚麼事情嗎?」男人笑了笑,有些愛憐的吻著懷中男人。
她聽著男人的聲音直到停止,然後,開口。
「將玖華給我,父皇已經將他賞給我了。」她冰冷如鈴的聲音說著「將他給我。」
男人的臉色瞬間一變「妳以為我會將他交給妳?妳以為妳是誰?」他冷冷的說。
「我是皇太女.......取代你這個皇太子的皇太女。」她不帶一絲感情「你還以為你是當初的皇太子嘛,哥哥?現在的你誰也不是,就是個失去權力的親王罷了.......將玖華給我,你沒有資格拒絕。」
「妳不要太囂張了!camélia!妳這個雜種!」男人暴怒了起來,一掌就要揮下,卻被攔了下來。
「雜種嗎?也許是吧?不過,有資格坐上王位的就是你眼前的雜種......將他打昏。」她望著無數侍衛將男人給制服打暈,然後,走向了床上的青年。
青年望著她,然後站起身。
「玖華,我實現了我們的約定,現在,跟我走吧。」她望著青年,然後,笑了笑。
「......camélia殿下,若您還是跟那時一樣的寂寞的話。」青年看著她,突然擁抱了她。
「......是的,我還是那樣的寂寞阿,玖華。」闔上眼睛,她感覺到了一抹溫熱的液體流了下來

--

其實我覺得我是蝶大的文看太多(咦)才會寫出像是這樣的文梗。
不過很喜歡這個皇太女......雖然夢裡的她是那樣的暴虐。

--

之五 Victoria's Secret(薇多莉亞的秘密)

獨伊向

「他的手掌 是否有點粗糙 下巴的傷 像勾人的問號
當被他擁抱 會是甚麼情調 雙手 環繞 捨不捨得睡著」
 
握著對方的手時,總是會摩擦到他掌心那厚實的繭,那是長年握槍才會有的;當他仰望他,若是不夠仔細,根本看不出下巴那裡有著一抹很細微的刀傷,也許是在某次戰爭中無意傷到的。
 
在他們兩個還沒開始在一起前,他有時會想著那樣厚實的胸膛,擁抱起來會是怎麼樣呢?當雙手環繞住之時,是不是會很能讓人安穩的就這樣睡著呢?不、也許根本捨不得吧?
 
「誰的唇 能變成 我的吻 能清楚 感覺到 他的體溫
准不准 一整天 不出門 睡覺 胡鬧 擁抱」
 
想要吻著他的唇,就算在多也不覺得夠;想要徹底擁抱他的體溫與心跳,那樣安穩會讓人捨不得離去的,到底甚麼時候能夠一整天不出門,就這樣和他一起睡覺、有些時候胡鬧一下、最好的話,當然是就那樣和他擁抱,賴在他的懷裏,一整天貪戀那樣的溫度。
 
「他的雙腳 沙灘上的符號 肩膀線條 像冰山的一角
襯衫裡的腰 甚麼都撐得牢 嘴角 微翹 看來可靠的笑」
 
他的身高就是那樣足足高出自己將近8公分,總上讓他不得不仰望他藍色的眼睛,肩膀的線條漂亮的就像是冰山的一角,當他受傷被他揹起的時候總是感到安心。
 
總是穿的嚴謹的他,在軍服裡面的腰就像甚麼都撐的牢一樣,,抱住的時候還能感受到對方的那些微顫抖,但是這都不算是甚麼呢。
 
最喜歡的果然還是,當他露出那溫柔的笑容時,嘴角些微上揚,那樣可靠的笑容。
 
「想聽到 他胸口 的心跳 太陽下 他的汗 什麼味道
把無聊 的教條 先忘掉 浪漫 一次 都好」
 
擁抱著他時的沉穩心跳,經過辛苦的訓練之後留下的汗水味道--甚麼無聊的教條都將它拋到一邊吧,如果對象是他,就算沒甚麼浪漫也好,就那樣的瘋狂愛著他一次也沒甚麼不好。
 
「薇多莉亞的秘密 那浪漫的劇情
偷偷藏著的FANTASY 女人就該壓抑
那 粉紅色的秘密 獨處才敢甦醒
那渴望的親密 究竟躲在哪裡」
 
當然,這些事這些想法都不會讓他知道.....這可是我的秘密阿,怎麼能讓他知道。
 
獨處的時候才會想的秘密,內心深處更希望彼此能夠更靠近、更加親密......當然絕對不會告訴他的。
 
一步一步的侵占他的心吧?就算這是個很慢的方法,但至少能保證他的心可以確確實實的被自己所擁有--而我的也是。
 
--

太久沒寫獨伊.......不知道文風還在不在,不過我快被小菲利閃死。
獨占慾的小菲利好可愛www

--

之六 Sweet Devil (甜蜜惡魔)


米英向

其實早就知道了,在那樣冷靜的綠色眼睛裡面不斷翻湧著的神情,像是地獄的火焰般,卻又讓他那麼著迷。
明明就是不該觸碰的,卻像是撲火的飛蛾,然後,燃盡此身,化作灰燼--當然這並不是他的結局。
「吶,親愛的......你希望我成為惡魔還是天使呢?」在床第之間的曖昧喘息與極盡纏綿,用著那樣沙啞媚惑的嗓音問著身下的美麗惡魔。
「呵呵......你在這種時間問了好讓人掃興的問題、阿嗯.......」一個猛烈的撞擊,讓惡魔顫抖著呻吟出聲「我、當然要你成為惡魔......雖然天使的你肯定、定也很棒.......我不要、阿、你離開我.......」扣緊了對方的肩膀,斷斷續續的說著,面色潮紅的仰起了頭。
聽見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笑了出來「誠實的乖孩子呢亞瑟......這就給你獎勵。」將對方的雙腿架起,然後開始猛力衝刺。
憐愛的吻著對方白皙的肌膚,是的,我也不願意離開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墮落成為惡魔我也無所畏懼......封住了對方的唇,他想。
那一晚,就如同那美麗的惡魔所說的,他成為了惡魔。
「......阿爾老實說我不太滿意,我比較喜歡你的金色頭髮......」「親愛的,我們就別執著在這一點上了吧?」笑著擁吻對方,自肩胛骨處生長而出的黑色翅膀也像是正在歡欣鼓舞般的,飛揚。
 
--
 
其實我覺得我打這篇的時候肯定壞掉了(掩面
搞甚麼怎麼會這麼色氣(掩面
 
--

之七 Sweet Devil In Snow Forest (甜蜜惡魔於冰雪森林之中)

加烏向

她有些訝異,當她看見魔界門中出現的是亞瑟,甚至還帶著一個人類來到魔界,並且將他轉化成惡魔--那樣一個冰冷美麗的「Lucifer(傲慢)」,還是擁有最尊貴的魔王血統,可以繼承魔王之位的亞瑟也有戀愛的一天。
「你很讓我訝異,亞瑟殿下......我該是恭喜你還是該嘲笑你呢?居然也有戀愛的一天?」當她走向兩人的面前,吐出這樣的質疑時,卻只見到亞瑟笑了笑。
那是從來,都沒有出現在對方臉上的笑容。
「我親愛的萊絲侯爵夫人,我當然是希望妳能夠恭喜我呢......就算嘲笑也好,我也只會憐憫妳並沒有這樣可託付所有感情的人。」亞瑟這樣說著,而站在他旁邊,剛墮落成為惡魔的男人睜著蔚藍色的眼睛,溫柔的望著他。
「......那我還是恭喜你吧,亞瑟--不過、我提醒你,你的哥哥們可不是吃素的,小心點吧,尤其是你這位美麗可愛的小愛人.......我是以朋友的身分提醒你。」揚起笑容,冷不防的再男人的臉頰上留下一吻,非常滿意的看見亞瑟的臉色整個變綠,然後離開。
雖然恭喜你,但是我還是不懂呢......託付自己所有的感情,那不是太可怕了嗎?
這樣想著的她,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領地,但她並不知道,她居然也有這樣的一天。
 
*
 
那只是一次的契約回收,向她訂定契約的一個女人死亡了,她只是依照契約去回收她的靈魂罷了,卻在回收時差點沒被殺掉。
她非常僥倖的躲過了那個攻擊--當她看見鑲嵌在牆壁上的是天使特有的光箭時,她冷冷的笑了,然後,抬起頭來。
「甚麼時候天使也會干涉我惡魔在執行契約的回收?她並不是你們的信徒......是誰這樣教你的,新手的小天使?」她冷冷的說「現身吧?我會看在你還是菜鳥的份上不殺掉你......天使。」
「聆聽主的福音,滅去汝等惡魔的污穢.......不是這樣嗎?惡魔......?」一道光出現,一個背後展開了一對白色羽翼,看起來還有些年幼的少年,他睜著眼,面帶疑惑。
「......耶和華那老頭終於老到失去判斷力了嘛?居然讓個孩子當天使........」有些意外出現的是這麼一個年幼的少年,她嘆了口氣「小天使,你的指導天使沒告訴你, 除非我等惡魔是引誘並且吞吃了未建立契約的靈魂,你們才可以干涉嗎?......現在的天使素質也真的太差......」
「咦、我沒聽過......」少年臉色脹紅,看起來是真的不清楚,她又嘆了口氣。
「小天使,你的指導天使是誰?」她問,到底是哪個大天使這麼白痴沒交新手這些規距的?「法、法蘭西斯先生......」少年有些猶豫的說出了一個名字,而這個名字終於讓她華麗麗的怒了。
「法蘭西斯!?加百列的法蘭西斯!?」她怒吼「那個傢伙是真的泡妞泡到腦子爛了嘛!?他居然沒有告訴你這件事!?你今天如果不是遇到我你早就被其他惡魔給滅了你知不知道!!!」她揪住少年的領子用力搖晃。
「停、停下來阿惡魔小姐我快暈了.......」少年非常無力的制止她的動作,面色慘白。
「.......靠!」放開了少年的領子,她怒氣沖沖的發了個傳話令,然後過沒多久,另外一道光出現,法蘭西斯慘白著臉出現在面前「阿、萊絲美人,我們好久不見了......噢噗!!!」他勉強的笑著才正要打招呼,卻一拳被打到了牆壁上。
「你教新人怎麼教的!今天如果不是我這小天使絕對會被滅了好嗎?你是真的爛了腦子還是怎麼,真要我滅掉他嘛!?」狠狠的揍著對方,她整個人狂怒。
「等、等等萊絲美人.....不、別打葛格我的臉!!住手!妳怎麼比小亞瑟還暴力.......」法蘭西斯慘叫著,一旁的少年非常不忍心的別過臉去,法蘭先生,你一定要撐下去阿......」
終於停下了手,她有些喘著,將法蘭西斯扔給了一旁的少年「帶回去!然後法蘭西斯你給我聽著,要是讓我知道你還是沒好好教他,你就完蛋了!然後你剛剛喊的那句我比亞瑟暴力這件事我會轉告他的。」冷冷的說,將剛剛因為猛力打擊而掉下來的手套袖子拉回去,不理會法蘭西斯的慘叫,就要離去。
「等等......那個、惡魔小姐,妳叫甚麼名字?」在一旁的少年突然叫住她,她愣了愣,也沒多在意「萊絲莉雅˙布拉金斯基。」拋下了名字,她便開啟了魔界門,回到魔界。
徒留兩個天使(一個還重傷)在原處,然後,也消失無蹤。
 
*
 
那段巧遇的故事在過了幾十年之後便被她遺忘在記憶的深處,她依舊是魔界冰雪森林的領主,高貴的冰之女侯「Asmodeus(淫慾)」在她的治理之下,冰雪森林的範圍也逐漸的擴張了起來,美麗不可方物。
她的名聲也漸漸在人界傳了開來,許多眾生包含人類都不斷向她簽訂契約,她索性在人界佈置了一處住處,好方便她回收與簽訂契約。
像是過去的倒帶一樣,一晚,她來到了一個女人的屋子裏,那可憐的女人為了挽回變心的情人,而想要向她簽訂契約--這是她最不喜歡的契約對象,但她又不想白白浪費一個靈魂,當她伸出了手,準備跟她簽訂契約時,一道光朝她飛了過來,然後劃破了她的手掌。
她眉頭一皺,先讓女人睡去,然後站起了身「這次又是哪個天使在白目,打擾我在訂契約?」她冷冷的說。
「好久不見了萊絲小姐,看起來我這次又讓你生氣了?」笑聲傳來,和上次相同的場景出現,不過這次出現的不再是少年,而是一個面目相仿的青年,但那面容卻讓她想到了某個人,某個是現任魔王戀人的男人。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她露出了很疑惑的表情,在她的記憶中並沒有這樣的人......尤其是像這樣擁有大天使才有的四對羽翼,卻聽見對方的笑聲。
「妳不記得了?你可是在我眼前狠狠的揍過法蘭西斯先生呢......上次忘記自我介紹了呢,我是馬修˙威廉斯。」露出微笑,有些紳士的將她的手舉起,親吻她的手背。
「你是那時候那個小天使!?」她愣住了,導致她忘記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你、怎麼可能......」才幾十年的時間,不可能,就連法蘭西斯也是花了100年的時間才成為四大天使的.......
「阿、妳是說這個?」搧了搧翅膀,不太在意的說「這是誤打誤撞就有的......現在我是拉斐爾的天使。」海藍色的眼睛望著她,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那、那關我甚麼事,你打斷了我的契約訂定,還有把手給我放開!!」她說著,語氣有些重,卻有些顫抖「你以為你是拉斐爾了之後我就會怕你嘛、小天使!」
「我不打算讓妳怕阿?還有我不是故意打斷的。」是刻意的。在心裏補充了這句,他笑著「然後,我不太想放開耶,這樣牽著不好嗎?」笑的無害。
「廢話!要是被惡魔或是天使看到就完蛋了好不好.......你做甚麼!?」莫名奇妙的被扯過了手,然後抱起「放我下來......嗚!」臉色一紅,然後一拳打到對方臉上。
「嗚噢.......果然很痛,法蘭先生說的真沒錯......不過我不會放手的。」笑的依舊無害「我記得萊絲小姐是『Asmodeus(淫慾)』......只是不小心擦過腰就很敏感嘛?」
「要你管.......放我下來!!」掙扎著「吶、萊絲莉雅,我們來打個賭玩個遊戲怎麼樣?」突然說了這句話,她愣了愣「甚麼.......甚麼遊戲?」
「賭上妳的真心,看我們誰先輸掉如何?」此刻他的笑容比起惡魔還要更加邪惡「敢賭嘛?」
「......誰怕誰呢?」沉默了一陣,她綻開笑容「我還怕你、賭不起。」扯住對方的領子,就像是上一次見面一樣,卻不再是發狠的搖晃,而是扯了下來,狠狠的吻住對方。
 
 
--
 
這故事比我想像的還長......還有法蘭西斯我對不起你(法蘭表示:我躺著也重槍。
然後我的烏姊姊好強氣(掩面
害我覺得我比較像是在寫米英了啦.......
 
--
之八 Irritable Devil and Sweet Angel(暴躁惡魔與嫣然天使)
 
蘇法向

「葛格我很訝異你會提出這樣的邀約呢,是打算引誘葛格我墮落嗎?」男人笑了笑,拋了一個風情萬種的飛吻給了面前的紅髮青年「葛格我以為你比較喜歡的是你家的小亞瑟?」
「老子沒那個打算,單純洩慾罷了。」抽了口菸,青年眼神有些不屑、但更多的卻是情慾「反正你長的也算不錯、除了那礙眼的鬍子之外,老子還能接受跟你一夜情這件事。」吐出了菸霧,語氣非常無所謂。
「真是沒禮貌,葛格我這叫做成熟......不過你找葛格我這一個天使洩慾,這不是引誘嘛?」男人並不介意對方的語氣,似乎是已經相當熟悉一般「你該怎麼說呢?親愛的魔王陛下,查爾斯?」笑著坐在床上,看著。
「少廢話,閉上你那張嘴吧。」扯過了對方的手,狠狠吻上對方的唇。
果然是這個男人的作風阿,暴躁的惡魔。法蘭西斯也沒多作反抗的隨身上的惡魔動作,包含吻,包含互相脫去彼此身上衣物的動作,包含做愛。
他們的做愛總是暴力而傷痕累累,但兩人卻誰也沒糾正過這樣的相處模式,雖然稱不上是頻繁,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這樣的關係?
他們沒去深究過,更沒多想過,就只是這樣罷了。
「該死.......魔王陛下你就不能輕一點......嗯嗚......」用力的在對方的肩膀上留下了齒印,但接下來的聲音卻是那樣媚惑。
「老子我看你還滿享受的不是嗎?法蘭西斯?」有些用力的在對方的肌膚上留下數個紫紅色的印記,然後笑了出來。
「真是變態的......魔王陛下.......」「彼此彼此,你可沒資格說我。」
 
--
 
請各位看官別再敲碗了,現在碗雖然很便宜但是請愛惜資源(掩面
不夠R拉說好的R18都是浮雲!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