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章 金黃沙漠與寂寞天空

 

當褚冥漾睜開眼睛之時,映入他眼睛裡的是一片萬里無雲的藍色晴空。

眨了眨眼,他有些分不清楚這裡是現實還是夢境,直到他被滾燙的金色砂礫給燙灼了一下,痛感告訴他這並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現實,他才如大夢初醒般跳了起來。

「這裡是哪裡!!!!????」

蒼涼的金色沙漠,一望無際的像是毫無盡頭,孤單的讓人感到恐慌。

無意識的摸著頸上藍色的水晶墜子,褚冥漾非常認真的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直到一陣馬蹄聲接近。

*

依目前的狀況,他似乎是像書裡常常寫的一樣,莫名的穿越時空了。

媽阿,雖然他自小就是個衰人,可是會衰成到這樣,糊裡糊塗的穿越時空還跑到一個完全不知名的地方,現在還該死的遇上了傳說中的沙漠盜匪!?

褚冥漾幾乎是在心裏拼命的尖叫著,一面沒命的跑著,身後是一群兇神惡煞的馬賊正在揮舞著刀子追著他。

一不小心的被沙子給狠狠絆了一下,他往前摔去,整個人狠狠的滾下了沙丘。

阿阿~我命休矣嗎?褚冥漾緊緊閉上眼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疼痛。

 

但是他所預期的疼痛並未落下,雖然感到奇怪,但他還是張開了眼。

只見原先已經追上自己的馬賊不少人已經倒在沙地上,剩下的幾個仍然不放棄的正在跟一個一身黑衣的青年纏鬥著,青年揮著一把通透色澤的長槍,殘存的馬賊拼死的攻擊,卻不敵青年的凌厲攻勢,才短短的幾分鐘便已分出勝負,他們也加入了倒在沙地中的同伴裡面。

褚冥漾整個人都看呆了,就這樣看著黑衣的青年走向自己。

然後,就是被狠狠的巴了一下頭。

「誰教你一個人走在沙漠裡的!?你不知道這裡是有馬賊出沒的嘛!?」青年的聲音顯得相當的火大,被黑色斗篷遮住的臉在陰影裡讓人覺得相當神秘,但揍人的力道卻痛到他忍不住飆淚。

「我、我哪知道阿我又不是自願來到這裡的......我連這是哪裡都不知道好不好......

一臉哀怨的說著,褚冥漾揉了揉剛剛被巴的頭,可惡就連他姐都沒這樣打過他耶!

好吧,會欺負他倒是真的。

「不是自願?你是被綁來的?」青年湊近他,然後一把將他拉起「你不是帝國的人?」

「不是......」我衣服看起來也不像吧?不過......「你說帝國?這裡是哪裡、現在又是什麼年代?」

黑衣青年沉默了會,然後開口「這裡是Atlantis帝國東之邊境的沙漠地帶,現在則是由伊沐洛一世所掌權的伊沐洛王朝。」邊說著邊拿出一個笛子吹了聲悠遠的嘯聲,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一匹白色的駿馬就跑了過來「我叫做冰炎,是皇宮裡的人,你又是誰?」青年扯下斗篷,一頭銀白的髮絲就這樣露了出來,以及那張中性精緻的臉孔,與灼熱如炎的一鬢及雙瞳。

褚冥漾再度看呆,但是很快的回過神來,卻感到疑惑。

為什麼他會有這種感覺,這樣的面貌,似乎、在哪裡看過呢......

冷不防的又被巴了下「問你話呢!?」冰炎表情並不是很好看的說著,語氣也是十足的不耐煩。

「痛......我叫褚冥漾。」居然巴在同一個地方超痛的啦!他淚眼汪汪的回答。

「褚?」冰炎也沒多發表什麼意見,只是逕自上了馬「你現在打算怎麼辦,看你這樣子我想你也走不出這裡。」冷哼一聲,他毫不留情的說。

「是是......那請大人你行行好帶小的離開這裡好不好?」褚冥漾無奈的說著,是嘛他就是什麼準備也沒有就跑來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他也不想好嗎?

卻見冰炎勾起了一抹淡笑,然後將他拉了上馬。

*

當褚冥漾與冰炎進到皇城.巴瑟蘭時,已經是傍晚時分。

被黃昏晚霞映照之下,以水晶打造而成的皇城綻放著燦眼的光芒,美的不可勝收。

 

褚冥漾幾乎是看呆了。

 

雖然從很久之前就知道Atlantis帝國以水晶的工藝技術出色著稱,也並不是沒有看過自帝國諸多陵墓所出土的水晶工藝品,甚至是和姊姊去的那個伊沐洛二世的陵墓,水晶打造的棺槨讓人驚嘆,卻怎麼也比不上此刻親眼看見皇城的震撼。

等等,伊沐洛二世?

正當褚冥漾似乎快要想起些什麼時,冰炎卻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第一次來皇城?」一手拉著韁繩,一手則是輕攬住對方的腰以免他摔下去,他問。

「嗯......我只從書上看過。」褚冥漾沒什麼在意的說「以伊沐洛一世的皇后所命名的皇城.巴瑟蘭城,以許多水晶所雕刻、建造而成,也有人說其實皇城本身就是一塊巨大的水晶,但事實是怎麼樣也無人知曉。」背誦著書裡的內容,他轉頭望向冰炎「你知道嗎?」

......至少住在皇城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不知道的,你果然不是這裡的人。」他很冷靜的說「事實上,以皇城主塔.肯爾塔為中心,除了肯爾塔本身就是水晶,其他全是後來才使用水晶建造的。」冰炎揉揉對方的頭「你一個外國人不知道是理所當然。」

嗚哇,被摸頭了。褚冥漾臉一紅,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臉紅,就低下頭來。

大概,是因為那張臉龐真的是漂亮的太過分了,哪有男生長成這樣......他悄悄的想。

冰炎也沒多在意,兩人共騎著緩緩走入皇城最主要的地方,肯爾塔。

 

「殿下也知道要回來嗎?」一個含笑卻帶著慍怒味道的嗓音出現在他們背後。

甫下馬,卻突然傳來這樣的語句,褚冥漾愣了愣,卻看冰炎很冷靜的回話。

「我不回來頭痛的可是你,夏碎。」揚起一抹張狂的笑,他看向來人「而且何必說成這樣,只不過是去了一趟邊境沙漠就讓你慌成這樣,要是我一去不歸你可能就得自刎了。」

「那是殿下太讓人頭痛了,說也不說一聲打馬就跑,我這個做貼身侍衛的可就慘了。」對方皮笑肉不笑的,紫色的眼睛望著他「不過請殿下放心,在下絕對不會自刎的,說什麼也得把殿下抓回來然後再狠狠打個幾下屁股才行阿,在下會請皇后殿下給予在下這個權力的。」

看著兩人一來一往,褚冥漾縮在冰炎後面,然後扯了扯對方的斗篷。

好可怕阿媽媽,為什麼這兩個人可以吵到像是隨時就要打一架的感覺?他忍不住抖了抖。

查覺到身後人的恐懼,冰炎停下了回嗆的話語,轉身看著像是小狗一樣縮在他身後的褚冥漾,然後默默的將人再往自己這邊攬近一點。

這個小動作可沒被對面的青年漏看。

「殿下,什麼時候你也學起那些紈褲子弟搶擄良家婦男了?」不容易阿,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冷漠的殿下居然會溫柔成這樣。

「少廢話。褚,這是藥師寺夏碎,我的貼身侍衛。」冰炎冷哼一聲不理睬對方的吐槽,逕自向褚冥漾介紹著。

「貼身侍衛?」他疑惑的歪了歪頭,這樣說起來冰炎該不會是王子之類的大角色吧?

「是阿,我就是這個難搞殿下的貼身侍衛,你看我是不是很可憐呢主子跑了還找不回來......」夏碎悶笑一聲,看著眼前的男孩。

嗯嗯,像水一樣的男孩阿,溫潤而清澈。

「你可以不用廢話這麼多。」冰炎冷下臉,一把拉過褚冥漾就往寢宮走。

看著將人拉走的冰炎背影,以及那個男孩無辜的臉,夏碎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來,最近皇宮裡不會太無聊了。

 

燦爛的晚霞也像是認同他的想法一般,在水晶上映出了燦亮的光芒。

*

冰炎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些什麼。

扯著人就這樣往自己的寢宮走去,也沒有顧慮到對方是否能承受過大的力道,直到聽見一聲悶哼才放開手,停了下來。

褚冥漾淚眼汪汪的看著手腕處被冰炎握出的淤青,手指才一觸上就痛到不知道該怎麼辦。

......抱歉,我心裡不太舒服。」小心的牽起對方的手,冰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歉意「還可以......嗎?」才正想要從懷裡拿出傷藥,卻因為對方的表情而停了下來。

 

他第一次看到,可以哭的這麼漂亮的人。

 

一道晚霞映照著對方的側臉,從頰上落下的淚珠在墜落的一瞬間燦出了無比的光華,像是世上最純淨的光芒結晶,被光一映,原先漆黑如夜的雙瞳與髮絲透著似藍的光芒,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人。

 

一眼、一瞬。

便情定終身。

 

褚冥漾等待傷口似乎沒有在那麼痛之後抬起了頭,卻看見僵在那裏的冰炎。

用沒有受傷的手推了推對方,對方卻沒有任何反應,於是他叫了他的名字。

「冰炎,你怎麼了?」

冰炎這才回過神來,然後佯裝沒事的輕咳一聲「沒什麼,先回宮裡我在幫你上藥。」

放輕動作的牽住對方另外一隻手,往寢宮走去。

 

他總不能說他看他看到呆了吧,想到這裡,冰炎難得的紅了臉龐,感謝晚霞幫他遮掩過一切。


*

我絕不承認逼炎有這麼溫柔(靠

但是一見鍾情漾漾的逼炎又還滿可愛的(等等

夏碎的吐槽實在太棒啦!

難搞殿下>>其實我心裡超認同的有夠難搞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夜熐
  • 作者大人.請問這個系列的文章什麼時候還會更新呢?

    請你千萬別拋棄它.我等的好久啊>.<
  • 妖月
  • 我也很等了許久了呢!希望可以快點看到後續!> <真的是很美的文章呢!!
  • 工口系女子
  • 求更新啊啊啊啊——
    拜託拜託QAQ
  • 悄悄話
  • 訪客
  • 2017/5 還在等,作者大大我等你
  • 訪客
  • 可惜了一篇好的開頭-w-
    喜歡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