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德卡‧帕奇納斯X浦部莉香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超冷的配對我知道誰叫她是我本命

艾德卡好渣好腹黑對不起(跪

我的莉香好可愛我好廚(夠了沒有

 


他認為自己是一名得體的英國紳士。

但他也承認那時他的確是趁人之危。

 

萊歐克特島的黃昏及海景總是令人流連忘返。
雖然視線有些昏暗,但這並不妨礙艾德卡在海邊散步的習慣,來到萊歐克特島之後養成的習慣有些難以戒掉,有時候他會想著要是回到了英國沒有這麼美麗的海景該怎麼辦呢,不過未來的事未來再煩惱吧,隨意的走著,不時低下身子撿拾幾顆美麗的貝殼,海之饋寶,他想著。

 

但今天閃耀在這海邊的卻不只是黃昏下的美麗貝殼,艾德卡停下了腳步。

 

藍髮的女孩獨自一人坐在海邊的礁石上,灰藍色的眼睛映著海面閃耀。

就像是哥本哈根的美人魚日夜等待著她的王子到來一般。

 

「莉香小姐?」

他出聲,艾德卡還記得這個女孩,被他所拯救的公主,差點成為魔王新娘的浦部莉香。

聽見她轉過頭來,有些狼狽的「艾、艾德卡哪?怎麼會在這邊哪?」有些勉強的揚起笑容,莉香揮了揮手「你的腳傷還好嗎哪?」

「承蒙關心。」他笑了笑,藍色的眼睛望著她「莉香小姐為什麼一個人待在海邊呢,是在為一之瀨先生擔心嗎?」關心的問著,卻見到眼前的女孩臉色一變,笑容也斂了下來。

「我哪......沒資格擔心他哪。」自嘲的說著,莉香情緒有些低落。

「這話從何說起,我記得莉香小姐不是與一之瀨先生有婚約......

「婚約什麼的都是我一個人自我滿足啦!」

沒料到對方突然的大喊,艾德卡有些驚訝的望著她,卻見她眼睛眨了眨,然後掉下眼淚。

「什麼婚約、什麼在一起、我跟他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一個人自作多情啦哪。」莉香用力的抹著臉頰與淚水,但卻停不下淚水的掉落「我自己以為我能有機會的,他喜歡小秋、小秋喜歡隊長大人,所以我可以努力喜歡他,等他回頭就能馬上見到我。」

明明對任何人甚至是要好的塔子都說不出來的話,卻這樣直接了當的說給了這個異國男孩聽,連朋友都算不上,頂多只是點頭之交,還有救過自己的關係,但就是這樣毫無防備的說了出來。

莉香不懂自己,也不懂為了一之瀨哭得自己,更不懂現在這樣信任艾德卡的自己。

「但什麼都沒有了,他已經說清楚講明白了──」

哽咽的再也說不出話來,她索性放聲大哭。

但一個柔軟的觸感貼上了她的臉頰。

「擦擦眼淚吧,淑女是不應該哭成這樣的。」艾德卡微笑著,手中的白色手帕溫柔的擦去她的淚水「女孩子的眼淚可是最珍貴的寶石,不能輕易哭的噢。」溫柔的聲音說著的是甜美的話語,他安撫著眼前傷心欲絕的女孩。

於是她直接抱住了他,狠狠的哭了一場,在他懷裡。

 

不能說那女孩在他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但他知道他在她的心裡泛起了陣陣漣漪。

 

誰叫愛情,沒有所謂的公平競爭,而是機關算盡也要獲得呢?

 

*

最後一夜的餞別晚會,這將是各國代表隊在萊歐克特島上度過的最後一晚。

當夜晚過去,黎明到來,他們將各自回到自己的國家,在自己的國家閃耀綻放。

 

在晚會開始前的兩小時,艾德卡已經穿戴得當,捧著一束鮮紅如初戀般的玫瑰來到了閃電日本隊的宿舍前。

他得迎接自己今晚的美麗女伴呢,這樣想著勾起了笑容,當然也得趁機好好的告白才行。

不然今晚過去,他與她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雖然很想將她一起帶回英國,但想也知道這是完全行不通的,那極端保護夥伴的日本隊發狠起來有多可怕他可是見過那場面的。

 

「莉香,艾德卡來了噢。」塔子敲著房門「妳是打算逃避到什麼時候呢還不快出來──」

「塔子妳很煩哪──」

掩著臉,莉香繼續當著她的縮頭烏龜,她就是沒有勇氣就是想逃避怎麼樣!

臉色通紅,她根本不敢去看鏡子裡的自己,想也知道現在她的表情絕對不會好看到哪去。

「莉香妳這樣不行啦,人家艾德卡都把胸膛借給妳哭過了妳這樣算始亂終棄噢。」

春奈吐了吐舌頭,原諒我吧莉香我這也是為妳好,一直都留在一之瀨學長的影子裡可是找不到真愛的。

「為什麼連春奈也這樣......

咬著下唇,莉香表示非常不甘願。

對啦對啦她就是一時失態才會撲進人家懷裡大哭,好不容易停下哭泣卻不自覺的答應了艾德卡的舞伴邀請,現在就是完全不敢去面對的狀態──她再度把臉給掩了起來。

「這樣是要拖到什麼時候。」

突然響起了鑰匙轉動的聲音,鎖上的房門就這樣被打了開來,夏未拿著鑰匙搖了搖。

「衣服我都拿來了莉香妳看是要自己選一套穿還是我們幫妳選一套然後幫妳穿,不過我們幫妳的話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她看著把自己縮成一團的莉香說著。

「等、等等為什麼妳們要這麼關心這件事啦哪!」驚慌的看著五個女孩湊近自己,她胡亂揮著手。

「這當然是因為──」總是溫柔笑著的冬花開口。

 

『總不能放艾德卡鴿子,再說這可是妳自己答應的。』

 

最後她還是出現在艾德卡眼前。

莉香有些彆扭的扯了扯身上的白色小禮服,雖然是那樣適宜的襯托著她小麥色的肌膚,但是面前對方的視線才是她彆扭與不安的主因。

「妳今晚非常美麗,莉香小姐。」

艾德卡勾著紳士般的微笑,將手中豔紅的玫瑰遞了出去。

「雖然依妳今晚的服飾應該送上的是白色的野百合,不過如火般豔麗的玫瑰更適合妳。」

像是包裹著糖衣的劇毒,從他嘴裡說出的甜言蜜語總是能讓無數女孩傾心於他,雖然她也會因這些話感到臉紅,抵抗力卻比其他女孩好上太多。

「謝、謝謝你的稱讚哪。」輕咳了一聲,莉香接下了玫瑰。

「今晚可是要麻煩你了,艾德卡。」眨了眨眼,她說。

「與美麗的淑女共行是一點也不會麻煩的。」他笑著,伸出了胳臂好讓她搭著。

晚會才正要開始呢,以及我對妳的感情。

 

說他是小人也沒有關係。

趁虛而入的確是無禮的。

但愛情從不跟妳講公平。

只能機關算盡獲得勝利。

 

*

英國總是多雨而潮濕的,其特有的島國氣候比起同為島國的日本還要讓人深感煩悶。

但這都不是她所煩心的事情。

 

剛剛步出機場,灰暗的天空及傾盆的大雨便爭先恐後的迎接著她,雖然已經預料到這樣的情況也帶了傘,但不夠快速的動作還是讓她淋了些雨,幾縷濕透的髮絲黏在臉頰旁邊,看起來有點狼狽。

「英國的天氣,真討厭哪。」有些不滿的嘟著唇,莉香喃喃的說。

這次她來英國並沒有向身為男友的艾德卡報備,幾乎是有些衝動的就訂了往英國的機票,連夜搭上了飛機來到這個多雨的國家,只為了見見他。

雖然更多的是想念以及給對方一個驚喜的念頭,但她可是不會承認的噢!

 

這樣的傾盆大雨想必是不能在戶外練習了。

身為國家代表隊的隊長,艾德卡思考著是否要將練習地點改到室內的球場,距離世足賽不到個月了,照理來說是不該有任何的鬆懈,但他最後還是決定放夥伴們一天的假期。

逼太緊也不是辦法,拿著毛巾擦拭著還帶些濕潤的髮絲,晨起的淋浴是他一貫的動作。

這時候莉香應該還沒睡吧?這樣想著的他打開了SKYPE,卻發現對方不在線上,游標移動開啟了另外一個網頁,她慣用的TWITTER也沒有任何一則新的訊息。

怎麼回事?莉香發生了什麼事嗎?

正當艾德卡準備打通電話給她時,門鈴聲就這樣恰巧的響了起來。

「會是誰呢,這種下雨天......」帶著疑惑的他走向玄關,卻在開啟大門時被門外的身影給狠狠的嚇到了,他甚至以為是不是自己太過想念她所以才導致幻覺。

「看到本小姐需要擺出那種表情嗎?」不太滿意的說著,雖然的確是達到目的了,但那種表情跟那樣的反應還是讓莉香感到非常的不爽。

「莉、莉香?妳怎麼會在這?」

艾德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連說也沒說就來了英國。

「只有你可以來日本,不能我來英國找你嗎哪?」扠著腰,她哼了一聲「誰叫某個人在電話裡老佔便宜偏偏又根本是一副很想我的模樣我能不來哪?」眨眨眼,莉香望著眼前的人,英俊的面容卻有些傻氣的笑容,讓人完全拿他沒有辦法。

 

什麼紳士,要真的是紳士也不會拐了她10年的感情啦!

 

「不幫我拿東西......等等你、我剛剛淋濕不想弄髒你哪--」

「我不介意......我可是想莉香想到快死掉了呢。」

「不要用那種表情說這種危險發言!還有你現在的動作哪裡像快要死掉、唔......

 

每個人對於愛情永遠都是一樣的法則。

不論手段都希望能夠贏得所求的愛情。

縱使機關算計、也只為自身所愛而行。

於是愛情沒有所謂對錯及公平與絕對。

 

END

 

 

 

呃呃我終於把我人生中第一篇閃11寫出來了(躺

是說居然是艾莉這麼一個只在動畫組裡出現的冷配我也滿訝異的(敢說

關於後面的部分可能要看過我在噗浪上打過的小短篇才比較能看懂XD

http://www.plurk.com/p/g25v2v ←這邊自取XDDD

我真的好喜歡這對噢XDDD裏腹黑系的英國紳士跟活力十足的大阪辣妹整個讓我自重不能XDD

109話的動畫是我最大的精神來源阿!!!!!!!(冷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