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德卡‧帕奇納斯X浦部莉香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兩個人袒裎相見有(等等

。看到上面有想歪的給我去面壁

雖然非常想寫子世代不過跳痛太大所以再等等

海外組真是一群好夥伴(咦



不自覺的陷入過深最後便是患上了絕症。

這名為愛情的絕症只能用愛情延緩病情。


她坐在他的床畔,身上套著的是對她來說有些過大的襯衫,漂亮的灰藍色眼睛眨了眨,就那樣望著正在廚房忙碌的戀人。

那個老愛說些甜言蜜語,卻總是不經意的散發出「我很想妳」訊息的男人。

這樣想著,莉香用手指輕輕的敲了敲臉頰,這個已經跟我戀愛十年的男人阿。

「來,喝點熱的暖暖身子,希望我沒有弄得太甜。」

不知什麼時候離開廚房的艾德卡遞給她一個溫熱的馬克杯,帶著蜂蜜甜香的熱牛奶有著幸福的味道「不過下次就算是要給我個驚喜,這種天氣也給我打個電話好嗎?這樣淋雨可是很容易生病的,妳也不希望我擔心對吧?」揉了揉她的頭,他笑著說,語氣非常溫柔。

「嘖,我知道了哪......」捧著馬克杯,她小聲的說著,將有些發紅的臉蛋藏在溫暖繚繞的霧氣中。

為什麼能這麼溫柔呢,這個人?


*


「我喜歡妳,莉香小姐。」

「請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好嗎?」

在晚會的尾聲及眾目睽睽之下,那個叫做艾德卡‧帕奇納斯的少年向她告白了,帶著一抹微笑,還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請求。

她,浦部莉香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裡好像有什麼爆炸了,一團混亂。

最後她選擇像是逃離舞會的灰姑娘一樣的向外逃跑。


「艾德卡,被拒絕啦?」

迪蘭幾乎是忍不住笑意的拍了拍艾德卡的肩膀,在護目鏡下的眼睛閃爍著興味的光芒。

「兄弟,你覺得現在這情況難不成是成功了嗎?」

馬克拍了拍他另外一邊的肩膀,邊回著自家夥伴的話。

「公主可是要逃跑了,不去追嗎?」這樣說著,怎麼聽都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

「如果你們肯少說兩句的話我想艾德卡就來的及追上去了。」

說著話的同時兩人也一並被拉開,費迪歐沒好氣的瞪了兩人一眼。

「小姐可還沒拒絕你,現在追上就是還有機會。」特雷司沉穩的說「我認識的艾德卡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尤其是對女孩這方面?」鼓勵的同時也不忘損一下好友。

「感謝你們的支持鼓勵,不過我本來就預料到會是這樣了。」艾德卡笑笑,眼裡是十足的自信「逃跑的灰姑娘留下了玻璃鞋好讓王子找到她,而我的公主讓玫瑰留下訊息讓我尋找她。」眨了眨眼,他揮了揮手便步出了晚會會場,而他剛剛所站的腳邊遺留著幾片豔紅的玫瑰花瓣。

費迪歐撿起了一片花瓣,然後笑了笑。

真不愧是艾德卡,連這種事都想到了嗎?


像是染上毒癮般不可自拔。

豔紅的玫瑰花如妳般綻放。

王子與公主的結局是幸福。

而妳我是否也是相同結局?


什麼嘛!!

手中依舊抓著今晚他所送給她的玫瑰花束,在經過強烈的奔跑後已經變得有些零散凋落,莉香通紅著臉頰停下腳步,才發現她不自覺的來到海岸邊。

有些無力的坐在沙灘上,海風將剩餘的玫瑰花瓣給吹落、飛散在整個海邊,以及她的一頭藍髮也隨著風揚起,白色禮服的裙襬被海浪染上水氣,飄在水中。

「我才不喜歡你呢,才不要跟你在一起哪......」喃喃自語著,但語氣卻是軟弱的。

她知道自己已經深陷於他的溫柔,只是不敢也不願去想。

她沒有辦法在經歷一次那種痛楚。

按著胸口,心上的傷痕隱隱作痛,雖然已經開始恢復,卻依舊帶著微微的痛楚。

付出了那麼久的情感得來的卻是一通電話的分手,她不要在經歷一次。

可是,這種想哭的感覺又是什麼?

臉頰傳來濕潤的感覺,莉香伸手抹了抹,才發現自己又開始掉眼淚,越掉越急。

「為什麼我每次在海邊見到妳,妳總是在掉眼淚?」白色的手帕出現在她面前,這場景似曾相識。

莉香猛然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艾德卡溫柔的笑臉。

「......你怎麼找到我的哪?」

「受到玫瑰喜愛的公主需要王子拯救,於是玫瑰給予王子線索及協助。」他笑著,攤開了另外一隻手,幾片玫瑰花瓣飛散了開來。

「我可不是公主,你也不是王子哪。」她破涕為笑「我沒看過這麼會說甜言蜜語的王子哪。」

「怎麼不是呢,這樣會說話的王子全世界就我一個也很好。」艾德卡半跪下來,就像是那天在海邊一樣幫她擦去臉頰上的淚「而王子覺得,像玫瑰的公主是不該哭泣的,而該綻放如盛開玫瑰般的笑顏才對。」他笑著說,藍色的眼睛非常溫柔的望著她。


她知道自己完了。


那溫柔就這樣讓她沉溺於其中無法離去。

就這樣中了名為愛情的劇毒而無法治癒。

*

窗外依舊下著雨。

白色的馬克杯已經失去了原先溫熱的熱度而被放置在桌上,空氣中似乎還有著那股甜蜜的香氣,她整個臉蛋通紅的摀著嘴,帶著責怪跟害羞的眼神瞪向了坐在旁邊的艾德卡,而後者則是無辜的笑著。

什麼叫做想試試看有沒有太甜阿你不會直接叫我拿給你喝一口嗎──

「我們都交往10年了,怎麼還會這麼害羞呢?」帶著寵溺的笑容將人給摟進懷裡,說著。

「誰、誰會習慣突然被親啦哪!」用力的捶了對方一下,她乾脆將整個臉蛋都埋在自己手掌中。

可惡,害她心臟像是要跳出胸口一樣──

「這次打算留多久呢,3天?」艾德卡有些好笑的說著,他可愛的女友平時總是大剌剌的,一旦過於親暱就會整個人害羞的不知所措,整個表裡不一。

「我沒想哪......就直接來了也沒請假。」莉香將頭從手中抬起,這次來就只是因為衝動兩個字就飛來英國,怎麼可能預計要留多久或是請假呢?

「那就留久一點,過幾天馬克就要結婚了,他邀請我去美國參加。」

「馬克......美國隊的馬克‧庫爾加?要結婚了哪?」

看著她有些疑惑的可愛表情,他再度從她唇上偷了個吻,滿意的見到她再度臉紅。

「妳們日本隊沒有人告訴妳嗎,他要跟你們日本隊的夏未小姐結婚噢。」

「......咦。」

莉香直接忘記臉紅與害羞,取代而之的是驚訝、與驚嚇。


這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便是愛情這絕症。

總是讓你在意想不到之時將你吞噬殆盡。


幾天後她便與艾德卡一起前往美國參加婚禮。


「恭喜結婚哪。」

趁著艾德卡被馬克跟迪蘭拉走,莉香笑著向夏未祝賀。

「謝謝妳莉香,不過我也很期待妳跟艾德卡的婚禮噢,請別讓我們等太久。」

夏未依舊是那高雅美麗的樣子,但微笑裡卻多了一種幸福的味道,她有些調皮的眨了眨眼,說。

「什、什麼婚禮哪!」她臉蛋一紅,胡亂的揮了揮手「沒有這種事啦哪......」

夏未微微睜大了眼,有些訝異。

「難不成艾德卡還沒跟妳......」

「夏未小姐,恭喜。」

話還沒說完便被走回來的艾德卡打斷,他有禮的微笑著,牽起了莉香的手。

「恕我們失陪一下,我想要是我再不離美麗的新娘遠點新郎可能就要把我大卸八塊了呢。」

富有深意的望了望一旁的新郎,他點頭示意便將她給帶離了夏未面前。


「夏未一定會很幸福的哪。」絲毫沒有查覺剛剛的情況是否有些詭異,莉香自顧自的說著。

「妳很羨慕嗎?」艾德卡望著她,問著。

「羨慕阿......不能說沒有哪。」她偏頭說著,看向他的眼睛,依舊是那樣溫柔的藍色。

「但是我們現在不就很幸福了嗎哪?」她笑了出來,如同綻放的玫瑰。

「那要是我現在向妳求婚,妳會答應嗎?」

她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見艾德卡單膝下跪,神情認真。


「浦部莉香小姐,請問妳願意成為我一生的公主嗎?」

藍色的天鵝絨小盒被打了開來,一枚鑽戒在其中閃耀。


這個人......這個男人一定每次都要在這麼多人的地方求婚或告白嘛!!??

莉香必須摀住嘴才不會讓自己尖叫出聲。

但這就是艾德卡,她所深深愛慕的男人。

「......你要有心理準備,我收下戒指就不還你了哪。」

她說著,聲音有些顫抖。

「妳也不許還我,這輩子不准妳將它拿下來的。」艾德卡笑著。

阿阿,就這樣吧。

誰叫她,就是喜歡他呢。

於是她伸出了手。


當淚水被擦去時就已萬劫不復。

這劇毒只有在他身邊才可緩解。





END






小劇場之一

「是怎樣,艾德卡這傢伙居然挑我的婚禮跟他女朋友告白......」

馬克非常不滿,今天的主角是他跟夏未才對吧?

「有什麼關係呢,你不也是在迪蘭的婚禮上跟我求婚的?」

夏未笑著,堇色的眼睛眨了眨,她可是還記得迪蘭那時差點沒把馬克給大卸八塊。


所以說,這就是現世報啦。

安撫性的摸摸他的頭,她笑著想。




小劇場之二


「御堂教練,為什麼浦部監督今天又沒有來呀?」

剛入隊的女孩有些疑惑的問著,好奇怪阿已經三天了都沒有看到人。

「這種事不用煩教練啦,想也知道監督又飛去英國找師丈了。」

一個較為資深的隊員哼了一聲,每次只要監督沒來一定都是飛去英國啦!


「不、我想這次不只是這樣......我要怎麼跟莉卡媽媽說......」

聽著兩個女孩的對話,御堂玲華忍不住再度低頭看著手裡的粉色喜帖,從英國寄來的國際信。






-----

這篇要看過「愛情是機關算盡」才會看比較懂。

爆走到現在我終於寫完他了(爽

明明我從一開始都沒有想要寫求婚的為什麼就這樣寫了出來(跪

艾德卡我真是不忍說你你怎麼都挑這種地方求婚(掩面

但還是祝妳們幸福啦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