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馬克‧庫爾加x雷門夏未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又是一個冷到結冰的CP我知道

。十年後設定有

。女角們幸福生活揭密有(咦

海外組真是一群好夥伴(你說第二次了

 

 

 

今天他會打電話來啊。

雷門夏未撐著臉頰,有些心不在焉的翻著膝上的雜誌。

雜誌的內容她一個字也看不進去,她嘆口氣,乾脆的將它闔上,放在一旁。

這樣的自己,好奇怪。


算算日子,她與那個人也已經談了七年的戀愛啦......


還記得七年前,當馬克牽著她的手在雷門以及海外的一票親友前面宣布她們在一起的時候,眾人那不敢置信以及驚愕的表情都還歷歷在目,實在是因為這個組合太出乎意料,如果今天宣布的人不是馬克‧庫爾加的話,那還比較有相信的價值--但他們的確是在一起了。

恩,不過最後還是獲得了祝福,她有些無奈的笑笑。

但是現在想想,為什麼那時候她會答應馬克的追求呢?


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適時的喚回了她的思緒。

手機的螢幕顯示著來電者,卻不是她想的那個人。

真是的,亂想些什麼呢,忍不住在內心吐槽了下自己,夏未按下了通話鍵。

「喂,我是雷門夏未。」

『好久不見呢,夏未。』溫柔的女性聲音是她熟悉的,那是久遠冬花的嗓音。

「冬花?好久不見,怎麼突然想到打給我呢?」

『很久沒有連絡,想打給妳看妳好不好呀。』電話的那端輕輕的笑著,帶著點幸福的味道。

「妳的聲音聽起來很幸福呢,和迪蘭在美國過得很好對吧?」

夏未笑了出來,這對情侶也是個不可思議的組合,當初宣布時眾人所受到的驚嚇可不亞於她與馬克宣布的驚嚇度呢。

『恩,很幸福。』冬花甜甜的笑著,那是任誰看到都會羨慕的笑容。

『前幾天,迪蘭跟我求婚了。』


「迪蘭跟妳求婚了!?」夏未有些驚訝,她沒想到迪蘭的動作這麼快。

『是呀,我也答應了。』像是鈴鐺輕響的笑聲傳來。

「久遠監督肯嗎?」

『我想爸爸是不得不肯的。』調皮的笑笑,冬花說著。

「不得不肯......等等,難不成妳──」

『就是夏未講的那樣,已經三個月了。

迪蘭‧基斯你這傢伙......夏未握著手機想著,很是有一番衝動想去宰了那個先上車後補票的男人。

「還有誰知道嗎?」

『也就只有小秋跟春奈吧,妳也知道莉香和塔子都正在各自男友家,我也不方便打過去。』

說到了她們幾個,夏未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們幾個閃電日本隊的女孩,毫無例外的全被其他代表隊的男生追走,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後面扼腕,當然戀妹到極致的鬼道有人一定會是其中之一。

她真該慶幸豪炎寺夕香才剛滿17歲,否則要是連夕香都被追走,一樣戀妹到極致的豪炎寺修也絕對不會像鬼道這麼冷靜,大概夕香的男朋友都會先被豪炎寺給暗殺掉。

「妳打給小秋跟春奈根本是看準了洛可可跟費迪歐特別寵妻才敢打的對吧?」

『真不愧是夏未,一下就聽懂了我話裡的意思。』

「如果不懂的話那還真得是愧對我們10年來的交情呢。」

她怎麼會不知道呢,先不說戴蒙尼歐,光是艾德卡那個裏腹黑系紳士就特別難搞了,還用說心性與鬼道簡直一模一樣只差不戀妹這點的戴蒙尼歐呢?

『呵呵,那就先講到這裡吧,過幾天我想喜帖就會寄到夏未家了噢,請務必前往參加。』

冬花輕聲的笑了笑,說著。

「我一定會去的,那就這樣,掰掰。」

『掰掰。』


結束了通話,夏未整個人向後陷入軟軟的沙發中。

這樣子,她們四個經理已經嫁了兩個,現在又有一個要結婚了,想想有點孤單啊。

但是聽冬花的聲音,沒問題的,她想著,那可是身處於幸福中的女人才會有的笑聲噢。


*


用過晚餐後已經是晚上7點,盥洗完畢的夏未從浴室踏了出來,而手機再度響起。

也不是他呢,她有些不太甘願的扁扁嘴,對著那個混亂她思緒的男人。

「喂,我是雷門夏未。」

『夏未學姊,我是春奈。』從話筒裡傳來的是相當有活力的聲音。

「春奈,有什麼事嗎?」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怎麼她們都打了電話給她?

『也沒有什麼事啦......只是覺得好像很久沒跟夏未學姐聊聊了。』

「如果是關心我的話我建議妳多多去關愛一下妳們家的費迪歐。

忍不住笑了出來,夏未眨了眨眼,將頭髮上包著的毛巾給拆了下來。

『什麼嘛連學姊也這樣說......』春奈有些抱怨的說,臉上早已布滿紅暈。

「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怎麼可以這樣說呢?」

『我、我知道了啦......』一隻手掩住了自己的臉,她說著。

又聊了幾句,大概的了解目前大家的情況之後便掛了電話,夏未輕輕的嘆了口氣。

「馬克‧庫爾加,你在不打來就完蛋了。」她喃喃自語著。

害我整天都心緒不定的,可惡。


但是直到她都要就寢了,馬克還是沒有打來。

將手機放在電腦旁,夏未打開了她的TWITTER,思考了片刻便打下了幾句話。

然後便關上了網頁。


而手機卻傳來一陣震動,一封簡訊顯示在她的手機桌布上。

正好是剛剛那幾句話裡的主角。


『夏未妳怎麼這樣說呢......好過分。』開頭就是這樣的句子。

夏未冷冷的哼了一聲,過分的是誰啊!

『不過,我不打算照妳上面說的做,夏未可是我的女朋友,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呢。』

什麼不會做,明明就沒有打電話來,還讓她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居然還敢這樣說。

『所以阿,夏未能不能幫我開個門呢,我在外面已經吹了快要半個小時的風了QAQ』

吹死你啦最好感冒死掉啦──等等,這什麼意思?

顧不得手機因為驚訝摔到地上,她隨便披了件外套便衝向玄關,二話不說便拉開了大門。

門外站著的正是那個該死的男人,讓她整天都心神不寧的元兇。


「夏未。」

男人拉開了燦爛的笑容,就跟他的金色髮絲一樣的耀眼。

但此刻的夏未可不這麼覺得。

「......馬克‧庫爾加,你這個超級大混帳!」

她氣急敗壞的吼著,在這樣寂寥的晚上顯得特別清晰。

馬克眨了眨眼,不太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總是氣質優雅的女友居然發了這麼大的火。

這下慘了。

「對、對不起啊夏未,我只是想給妳一個驚喜......」

「驚喜、驚你大頭啦害我一整天都搞得心神不寧就等你一通電話你現在跟我說對不起就算了?」

狠狠的揪住他的衣領,夏未兇狠的瞪著他,但因為身高差距那氣勢還是弱了點。

「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可惡......」

氣勢突然的軟弱下來,她鬆開了他的衣領。

「......讓妳擔心了,真的很對不起,夏未。」

望著眼前整個像是一碰即碎的女孩,馬克有些心疼,也有些莫名的欣喜。

心疼她的表情,卻也欣喜他在她的心中地位是有多麼重要。

伸手將人拉到懷裡,他一遍又一遍的道歉著。

「......你下次在這樣,那些話一定會成真,本小姐保證絕對會。」整個人埋在他的懷裡,她說著,聲音帶著點哭音。

「我保證,絕對不會了。」

他認真的說著,擁抱著她的手臂又收緊了些。


北緯27度,從美國到日本。

這段愛情就這樣被隱形的紅線牽繫在一起。


END


小劇場之一


在冬花與迪蘭的婚禮上。


「她們很幸福。」夏未不無羨慕的說著。

「妳覺得我們不夠幸福嗎?」馬克笑著問她。

「我、我又沒這麼說。」撇開頭,她是女孩子啊,當然會羨慕一下......

「那我想請問雷門夏未小姐,願不願意改姓啊?」他笑了笑,突然丟出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改姓?」這什麼奇怪的問題?

「改姓庫爾加,來當庫爾加夫人不好嗎?」

他眨了眨眼,拿出了戒指。


不、會、吧。

「你你你你一定要在人家的婚禮上求婚嘛!?」

「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時機啊,甜心。」

「可是我......」

「但是我可覺得不好,馬克‧庫爾加。」

一個聲音就這樣插了進來,迪蘭一臉獰笑的走了過來。

「在別人的婚禮上你就算想直接結婚我也管不著,在我的婚禮上?你找死嗎?

說著還折了折手指的關節。


望著自家男友與新郎打成一片,夏未無奈的撿起掉在地上的戒指。

「真是的......好吧。

輕聲的說著,她將戒指戴到了無名指上。





──────


重申一次,反正你們海外組就是喜歡在人家婚禮上求婚就對了(笑翻

然後夏未在推特上打了些什麼話,大概就是一些危機發言,對馬克的。

馬克你保重(被踢飛

是說馬克的個性對我來說果然有點難抓,不過還是生出來了太好了XDDD

迪冬卡文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生出來,嘛,加油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