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

綱海條介x財前塔子

亞風爐照美x浦部莉香

不動明王x久遠冬花

吹雪士郎x音無春奈

一之瀨一哉x木野秋

吉良浩人x雷門夏未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GO篇角色出現有

。今天糖免費灑不用錢,請看倌自行準備墨鏡

管殺不管埋我很窮付不出醫藥費


今晚,正好是夏季廟會。

雷門夏未有些困擾,她四處望了望,卻完全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好友的身影。

才剛踏入廟會的場地,她們幾個女孩子便被人群給沖散開來,現在則是處於四下找尋的狀況中。

忍不住嘆了口氣,早知道會這樣就該帶上手機的,只可惜她就是不小心把它忘在家裡。

「明明廟會也不大啊......」這樣子喃喃自語著,邊四下找尋著幾個女孩的身影。


「後天有廟會,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音無春奈很是興奮的說,即使已經不是當年的女孩,但還是會對這樣熱鬧的場面感到興奮。

「我後天沒有排班,當然好噢。」先附議的是久遠冬花,她笑的一片溫柔。

「天馬他好像也要跟他的朋友一起去,正好有空。」木野秋也笑著回答。

「莉香跟塔子說也會一起來噢。」春奈在補上一句,然後三人便一起望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的她,眼神熱切的像是要把她看穿幾個洞。

回望著幾個女人的眼神,夏未放下了茶杯「我可沒說我不去噢。」她笑了笑,回答。

於是後天的行程就這樣敲定了下來,卻沒有想到會這樣被沖散開來。


在廟會裡走著,琳瑯滿目的攤販呦喝著招攬生意,幾個孩子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很是快樂。

夏未漸漸的也沒那麼著急,都是大人了,應該不會有事的,回家之後再打個電話確認就好。

這樣想著也放鬆下來,這才真正的開始享受廟會的氣氛。

向一個賣著蘋果糖的攤販買下一顆甜甜的蘋果糖,又向個賣面具的攤販買了個狐狸面具戴在頭上,此時的她沒有平常的大小姐氣質,更像是一個24歲的女性該有的樣子。

咬了一口蘋果糖,蘋果的香氣跟外面甜膩的糖衣搭配得很好,蘋果的味道帶點酸甜。

像是初戀的味道。


*


現在她有點尷尬了。

在廟會走了一陣子,不遠處正好有個射擊的攤販,幾個客人在那裏進行著遊戲,正想走上前去玩玩看,卻在其中發現了剛剛分散開來的財前塔子。

這是好事,代表著等等她就有人陪她去逛,但這前提是塔子的身邊站的人不是綱海條介的話。

怎麼搞的,綱海不好好待在沖繩帶他的球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夏未決定遠遠觀望一下。


「乒!」

攤位上的桌面顯是最後一顆子彈已經被打完,而從剛剛到現在她們並沒有打中任何東西。

「笨蛋條介,你到底會不會打啊!?」有些氣憤的捶向他的手臂,塔子很是不滿。

「痛......塔子我又不是故意打不中的......」揉了揉被打的地方,綱海很是無辜的說。

難得來東京,又無意間在廟會遇到她,原本還以為今天應該不會惹到自家女友生氣,結果一個射擊遊戲還是讓他正面接受了塔子愛的拳擊。

可是,就算被打了還是很開心啊......這樣是不是有點變態?

熱海好青年,綱海條介突然的就陷入一種糾結狀態。

「條介、條介,綱海條介我在叫你啦!」

這種表情,一定又是糾結了些什麼,她很討厭這種表情的他。

有些用力的牽住他的手,塔子乾脆直接將人拉離攤位,直接往下一個攤位前進。

她才不會告訴他,其實她很開心他來找自己呢!


一旁的夏未完整的觀看了整個發展,然後嘆了口氣。

她還是自己去逛吧,妨礙別人的戀情可是會被馬踢。


*


才沒走幾步路,夏未再度看見了失散之一的浦部莉香。

還有她身邊的亞風爐照美。


「明明這個很可愛哪!」

莉香嘟著嘴,非常不甘願的說,在她手上的是一個極具大阪風情的髮圈。

「那種東西我絕對不要。」

照美皺著眉頭,開什麼玩笑那種俗氣的花色一點也不適合他好嗎。

「你瞧不起大阪的特色哪!」「非常抱歉,對我來說這種東西根本不該存在於世界上。」

這話一出,莉香嘴一扁便直接轉身就走。
「莉香!」搞什麼他是哪裡又惹到她生氣了。

「不要煩我哪!我也是大阪出身的東西啦!傷到你眼睛真是抱歉哪!」

頭也沒回的喊著,她直接繼續往前走,卻走沒幾步就被拉住。

「......我是不喜歡那東西,可是我喜歡妳。」照美嘆口氣,他這女友個性總是這樣直來直往的,偏偏他就是喜歡莉香這直來直往的個性,就算他們常常吵架也是一樣。

「那你喜歡的人喜歡這個東西,你還喜不喜歡哪?」

此話一出,照美決定直接投降。

「妳想要就買吧......回去我再慢慢跟妳清算就好。」

「照美你剛剛說了什麼哪?」「沒事。」


看著兩個人走遠,夏未忍不住在心裡默默的吐槽了這對情侶。

連吵個架都可以像是在演韓劇一樣,我該誇你阿芙洛蒂真不愧是前韓國代表隊的選手嗎?


夜漸漸的深,而廟會也慢慢的來到高潮。

手上的蘋果糖還剩下一半,夏未正在思考是不是該先將這個給收起,不遠處的撈金魚攤位正不斷對她發出誘惑。

最後她還是在撈金魚的攤位上坐了下來,請老闆幫她拿著蘋果糖,捲起了浴衣袖子便準備開始動手撈金魚,很是興致勃勃。

如果她沒有發現一旁那對她在也熟悉不過的情侶的話。

她禁了聲,悄悄的移了個位子,正好讓另外一位客人的身影擋住自己。


「啊,又破了。」

冬花有些惋惜的說,又向老闆買了三支網子。

「妳這樣子撈一定會破的啦。」坐在他旁邊的不動明王撇了撇嘴,說著便拿過其中一隻網子。

「看好了,要像這樣撈。」

說是遲那時快,只見不動的手一動,一隻小巧的金魚就這樣落入了小臉盆中,而網子甚至一點裂痕也沒有,依舊是完整的一面。

「明王你好厲害噢......我要再試試看。」冬花帶著驚喜的微笑說著,捲起袖子打算在試一次,但最後的結果還是以網子破掉為結局。

「啊啊......」表情有些失望,不動也看不下去了。

「我再幫妳撈一隻,就去玩別的好嗎?」難得的溫柔語氣,他摸摸她的頭說。

「好吧......等等我想玩射擊!」很快的拋開剛剛的失落,冬花笑了出來。

不動有些無奈的揚起了微笑,為了這個微笑就算要他上刀山下油鍋,他大概都甘願吧。


默默的放下了臉盆,就算旁邊有人擋著,但那個閃光強度也太大了吧!

夏未決定趕快撈一撈趕快走人,然後等等千萬不要再走近任何一個射擊攤位。


*


拿著剩下不多的蘋果糖,手腕上掛著的是一個裝著金魚的水球袋。

不遠處的廣場漸漸聚集人潮,等等就是跳舞的時間。

夏未並不喜歡跳舞,於是她決定留在外圍觀看就好。

鼓聲響起,跳舞的時間開始。

站在外圍觀看著眾人氣氛熱烈的跳著舞,卻沒想到居然會在裡面看見熟悉的人。


「士郎你該不會不會跳這種舞吧。」春奈笑的很歡,隨著音樂踏著舞步很是熟練。

「怎麼可能呢我當然會......」說是這樣說,下一個動作卻差點讓他跌到地上。

「小心啊!!」咯咯的笑了出來,她拉了他一把以免他真的跌到地上。

「你還是不要逞強的好噢!」眨了眨眼,一個旋身的動作讓她的衣袖就這樣飛了起來。

吹雪差點沒看得入迷,然後再度的踏錯步伐。

這次可沒有人幫他一把,他很直接的摔到地上。

春奈差點沒有當眾大笑出來,原來像是什麼都會的吹雪士郎也有不會的東西啊。

「好啦,我們出去吧,你在這邊一直跌倒也不是辦法......噗哈哈哈哈──」

她終於忍不住的大笑出聲,對著跌坐在地上的吹雪伸出了手。

真是過分哪,他握住了她的手,站起身,然後將人拉進懷裡。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夏未不用看也知道,依那個吹雪的個性肯定是當眾小小的報復了春奈。

她嘆了口氣,然後離開。

跟笨蛋情侶相處太久,也會變笨蛋的。

這樣想著,她又咬下一口蘋果糖。


她漸漸離開了廟會的範圍,而是來到了廟會不遠處的神社。

才沒走幾階樓梯,就被上面緩慢走下來的人給嚇了一跳。

好樣的,敢情你們這些男人都決定在今天晚上回來東京嗎──



月色皎潔。

小心翼翼的牽著她的手,一之瀨有些緊張。

他不否認他這次飛回來日本是為了見她,但一見卻是見到她難得的浴衣裝束讓他差點沒亂了陣腳,說是陰謀也好,要不是某個人的通風報信他也不會這麼恰巧的在廟會遇上她。

她們兩個比起其他幾對情侶來說,相處還是這樣淡淡的,不像其他人那樣像是閃光不要錢一樣。

也難怪她們到現在連點進展都沒有。
「一哉,你怎麼了?」

秋有些擔心的望著他,今晚他都沒說些什麼話,只是在廟會逛完之後來到這邊賞月,是不是什麼事情讓他不開心了呢?

「啊、我沒事。」他笑了笑,稍微握了握她的手要她安心。

「等等就要放煙火了,我記得在前面有一個河堤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煙火施放,一起去?」
一之瀨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建議,看著他的表情似乎是真的沒事,秋也安下心來。

「好啊。」回握了握他的手,她笑的很是溫柔。

看著她的笑顏,一之瀨突然覺得就算沒什麼進展,也沒有關係了。

有她這樣的笑容,就夠了。


望著兩人走遠,夏未感到羨慕。

大家都有了很棒的戀人呢。

手中的蘋果糖已經吃完,但那香氣卻仍未散去。

她突然,有點想念那個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嘴裡的話總是有點輕挑的傢伙。

那個叫做吉良浩人的男人。


*


不遠處的音樂聲越來越熱烈,馬上就要到了尾聲的煙火大會。

夏未坐在河堤上,等待今夜的煙火施放。

也許是音樂聲掩蓋了腳步聲,她完全沒有察覺到背後有人接近。

等到發現時,已經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夏未。」

熟悉的聲音與氣味,夏未一愣,很快的就回過神來。

「我說,你也來的太晚了。」她有些無奈的說「都要放煙火了,你怎麼現在才出現?」

她轉過頭去,果然是這個男人。

「我可是在廟會裡找了妳很久呢,我才想問問夏未妳跑到哪裡去了?」

語氣有些咬牙切齒,卻不是針對她的。

要不是松風天馬從秋那邊知道她們今晚會來廟會,而天馬又把這件事告訴了円堂守,然後円堂又在無意間跟自己講了這件事,那群見色忘友的該死傢伙還有可能會在這裡快快樂樂的約會嘛!!

說到底要不是我通風報信給你們最好今天會這麼爽快──然後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浩人恨恨的握緊了拳頭,發誓絕對要把這仇給報回來。

「你是怎麼了,一臉兇狠的表情。」戳了戳他的臉,夏未疑惑。

「沒事,放心。」聽見夏未的叫喚,這才先把報仇雪恨這件事放到一旁。

「對了,我來的時候看到有在賣這個,我記得夏未妳很喜歡。」

像是突然想到了一樣,浩人從一旁的袋子裡拿出了一支蘋果糖。

「你居然記得......」接過了那支蘋果糖,她有些驚訝。

「我記得夏未的所有事情噢,這可是我最自豪的。」有些得意的笑笑,他說。

蘋果糖特有的甜蜜香氣飄散在空氣中,夏未咬了一口。

蘋果的香氣與糖衣的甜蜜,卻不像剛剛她所吃的帶點酸甜味,而是一種濃密的甜味。

不是初戀,所以是熱戀嗎?

夏未笑了。

「浩人也吃一口看看?」她將蘋果糖遞給他,他卻沒有接下。

「我不喜歡吃那麼甜蜜的東西。」浩人笑了笑,說著。

「再說,我已經有個甜蜜到極致的東西可以吃了,還會上癮噢。」語氣帶點神祕的味道。

「你在說什麼啊?」夏未疑惑。

浩人卻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指了指天空「煙火大會開始了。」

她抬起頭,當第一朵花火綻放於天際時,夏未卻再也沒有看到下面施放的任何一朵花火。

蘋果糖的香氣持續蔓延著。





END



小劇場之一

廟會過後。

「對了,那天夏未妳跑哪裡去啦?」冬花像是想到什麼的問著。

那天走散之後大家都陸陸續續的會合了,就是差了夏未一個。

夏未差點沒被剛剛喝下去的茶給嗆到。

望著其他人感興趣的眼神,她努力的冷靜下來。

「咳,我就一個人逛廟會啊......不像各位到處放閃不用錢呦。」

回了這樣一句富有深意的話,她裝做沉穩的又喝了一口茶。


一陣風吹過,夏未頸間繫著的絲巾像是蝴蝶一樣的飄起。

某個曖昧的深紅色印記就那樣恰巧的絲巾給擋了起來。



小劇場之二

「這個給妳。」

一顆豔紅色的蘋果糖出現在天野葵面前。

「昨天去廟會時買的,我吃不完,就給妳啦。」

狩屋正樹撇開頭,一臉彆扭的說。


接下了那顆蘋果糖,葵正想問個清楚,卻發現狩屋早就跑得不見人影。

她咬下一口,酸甜的味道及蘋果的香氣就這樣在嘴裡漫開來。

像是初戀的味道。







─────

多配對真的不是人寫的(躺

花了半個晚上絞腦汁,我不是只打算寫基夏而已嗎為什麼我寫成多配對(痛哭

每一對都閃到讓我想撞牆啊──欺負我孤家寡人就對了(欸

後面的狩葵是我寫得最開心最輕鬆的,然後夏未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請去問浩人(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水芙
  • 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