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亞瑟生日賀文 米英 破曉
 
APH 亞瑟生日賀文 米英 破曉
 

剛開始,他們的關係並不是這樣的。
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男人,不,也許只能稱之為少年的人,亞瑟˙柯克蘭頭一次的感到疑惑。
對於他們的關係。
 
『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是阿爾佛雷德,阿爾佛雷德˙F˙瓊斯。』
 
他的名字是由他賦予的,而他也永遠忘不了,那孩子在聽到自己為他取的名字的時候,臉上燦爛如陽光的笑顏。
 
但他也無法忘記,那場雨。
那場戰爭,他對自己說出脫離自己,將成為獨立國家的話語。
他的步槍上,自己的刺刀在其上留下的深刻刺痕,也在自己心上留下了相同的痕跡。
在他離開自己之後,不時的發出陣陣刺痛。
 
但是,後來的後來呢?
 
亞瑟還深刻的記著,當時在八國聯軍的那場戰役之中,那人的神情。
狂妄不羈、自信與冷酷、嗜血的神情。
那是自己,從未在他身上看過的。
 
『為甚麼要燒了圓明園!?這次的戰爭關那座園子甚麼事了!?』在他的辦公室裡,亞瑟大聲的質問著他。
卻只見他的藍眸寒冷,不同於往日如天空和海洋的綜合感,而是宛若北極之內最寒冷的冰。
面對著自己的質問,他卻是盯著他,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亞瑟,你真的是太天真了,怎麼會說沒有關係呢?』宛若歎息的音調。
天真?『我哪裡天真了!?』
『圓明園可是王耀他的上司最重視的園子,也等同是他的人民的一種嚮往與精神寄託;毀了圓明園也等於是毀了二分之ㄧ的王耀,』
他突然湊近自己『這些事情,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吧,亞瑟。』
他啞口無言。
 
八國聯軍之後過了非常久,久到它對於人類已經只是歷史課本裡的一個必考重點,但對於亞瑟來說,一切就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的事。
燃燒著的圓明園,那人面對火焰的身影,看著華美的建築在烈焰中逐漸倒塌崩碎,他從來沒忘過。
 
名義上,八國聯軍是由自己帶頭的,暗地裡,卻是他,一個新生獨立國家所領軍的戰爭。
 
更久之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第一個在自己將近頹滅敗亡之時給他援助的人,也是他。
 
『亞瑟,你有沒有想過你到底已經多老了?別老在那裡逞強不行嗎!?你就不能直接向我要求援助嘛!?』
他的探望固然很好,但他的發言卻讓病的奄奄一息的自己氣的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哪裡老了!?我才23歲你這個毛都沒長齊的臭小鬼有甚麼資格說我!?』
但他卻是不發一語的,凝視著他。
 
『亞瑟,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你好好休養就好了。』良久,他才吐出這樣一句話,無奈的。
『有我在,你就不用擔心了。』
 
......
你到底是把我當成甚麼呢?阿爾佛雷德?
突然發現,好難和你理清阿!我們的關係。
 
*
阿爾佛雷德不知道亞瑟是甚麼時候醒的,他只知道,他一睜開眼就看見他皺著眉,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亞瑟?怎麼了?」
亞瑟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卻是問了他一個問題。
 
「當時,你跟我說的話,到底是甚麼意思,二戰的時候你跟我說的那些話。」
「蛤?你是說哪個階段的時候?」
「當我快被毀滅,你來到我家要我把一切交給你的時候。」
他看向他「你跟我說,有你在,我就不用擔心了......你當初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在說這些話的?」
他望進他藍色的眼,宛若翡翠般的綠眸看著他。
 
「回答我,阿爾佛雷德˙F˙瓊斯。」
 
一陣沉默。
 
「嘛,你突然要我回答,那個時候我到底怎樣想的我大概也忘了,畢竟都是100多年前的事了嘛!」
許久之後,他回答。
……這是甚麼答案?不要敷衍我!」
「我沒有在敷衍亞瑟你噢!」他突然的湊近「我只是覺得阿,與其去一直去記住過往,倒不如在現在講出所有應該要說的,一直去追溯過往沒甚麼意義吧?」他以一種很認真的神情對他說。
「你……」亞瑟愣愣的看著他。
是阿,何必如此執著於過往呢?
那是不是代表,他永遠無法拋下過往?永遠只能生活在那些片段記憶之中?
他笑了。
「好阿既然你都說要在現在講出所有該說的,那你對我有甚麼現在該說的嗎?」
他望著阿爾佛雷德,笑容很深。
「耶亞瑟我不是每天都在說了你不知道嗎?」他的回答又令他再度錯愕。
……不接受反對意見?」「不是啦!!」
他突然將亞瑟抱入懷中。
 
 
「是:『我愛你』噢!亞瑟」
 
 
 
 
 
 
遲了一天的亞瑟生日賀文阿……
奇怪哩打來打去為啥一點都不像是生日賀文勒?(歪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煌幽(彼岸˙煌幽) 的頭像
煌幽(彼岸˙煌幽)

♣Persona Alice♠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哈哈我是笨宅子✿
  • 阿哈哈!!好萌呀
    亞瑟好可愛唷www
    阿爾也是www
    我超級超級艾米英的www